首页>观点>正文
王亚煌:城中村改造应慢下来
2014-03-11 11:39:09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两会上,关于城中村改造和拆迁有两个相关的新闻。一是有人大代表提出,中国需要一部“动迁法”,对于拆迁漫天要价的老百姓,该上行政手段就上手段。二是南昌市长在谈改造棚户区困难时落泪,不仅是资金缺乏让政府在棚户区和城中村改造上捉襟见肘,改造范围内群众的不配合,甚至对干部泼尿,更加大了政府工作的难度。

  其实这两者说的是一回事。关于钉子户和漫天要价问题,用官方的话说好听点是个别不理性的群众拆迁补偿期望值过高,脱离现实;用一些人的话说难听点那就是坐地起价,用整体利益要挟为个人谋取不当利益。在中国的文化背景下,这样无视集体的个人通常是要受到谴责的。

  而补偿款与改造带来的资金问题也成为了很多城市在城中村改造上面临的最大掣肘,从预算和收益来看,政府在城中村改造上实际是赔钱的。一些经济条件较好的地方政府可以斥巨资补贴来进行改造,并消灭了自己本地的贫困阶层,但这种土豪做法却加剧了日后改造的难度。人们错以为这块收益本就是自己利益,导致改造成本与时俱进,钉子户的致富故事更使得整个改造周期拉长,增加了额外的财政负担。

  所以笔者认为对于城中村改造工作应当适度放缓。虽然李克强总理去年6月份提出了要研究部署加快棚户区改造,在5年内再改造城市和国有工矿、林区、垦区的各类棚户区1000万户。但是从具体个案来看,棚户区与城中村还不是一个概念。棚户区指的是居住简陋,且有较大安全隐患的聚居区,多是私搭乱建而来。城中村的居住者则多是有合法的宅基地产权证明的,其产生主要是由于城市化的快速扩张。

  由于在李克强总理提出了加快棚户区的改造,中央财政对于棚户区改造是有巨额资金扶持的,所以很多地方在城中村改造时都以棚户区为名来争取经费,想借东风提前实现城市规划,消灭城中村。但实际上,这种加速度并不一定是好事。违背社会发展现状,一厢情愿的大规模城市改造,非但不能消灭城中村,反而会适得其反,在浪费巨大资源的同时制造新的城市问题,甚至是群体矛盾。

  但这种问题通常是隐性的,问题缓慢积聚的过程远不如低矮平房变成高楼大厦显得更具有视觉冲击力和政绩感。就连媒体也认为城中村改造棚户区不但可以有效拉动投资、消费需求,带动相关产业发展,还可以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建设,破解城市二元结构,提高城镇化质量,可谓是“一石三鸟”。

  事实并非如此,这种城市改造方式继承了传统城市理论中的“形体决定论”观念,仍然把城市看作一个静止的事物,寄希望于建筑师和设计师绘制的宏大的形体规划总图,试图通过技术和金钱来解决贫民窟中的所有问题,实现诗一般美妙的理想模式。而这早已在国外贫民窟的改造中被证明了失败。

  原因很简单,不论是被称之为贫民窟也好,棚户区也罢,还是城中村,其主要居住人群都是低收入群体。他们的生活低成本性和对环境相对不注重,是使得贫民窟反复出现的原因。不基于对人的改造,只是一味的去搞城建,使得国外大规模城中村的改造并不成功,相反还给城市带来了极大的破坏。

  这一点在《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一书就提到过,“多样性是城市的天性”,而大规模改造计划因缺少弹性和选择性,排斥中小阶层,必然会对城市的多样性产生破坏。大规模改造计划是一种“天生浪费的方式”一一耗费巨资却贡献不大;并未使贫民窟“非贫民窟化”,仅仅是将贫民窟移动到别处,在更大的范围里造就新的贫民窟;使资金更多、更容易地流失到投机市场中给城市经济带来了不良影响。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