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朱大鸣:市长们为何还要管房价?
2014-03-11 11:31:24 来源:新浪博客 评论:


  马航飞机失去联系之后,全民都在问飞机到哪里去了,然而,房价问题仍成为市长们唯恐避之不及的问题。有些政协委员提案说,房价哪怕涨到1000万元每平方米也是合理的;还有的市长说,调控本身就是错误的,其实政府很难管。我们很能理解这些市长、委员以及代表们回避房价问题,因为这个问题确实不是哪几个人能够管的起来。国五条问责虽然没有正式压力,但很显然房价调控不力的舆论压力非常大。

  但是将房价上涨作为事实证明调控政策错误,而不是证明调控不力,这样的结论还是让人惊讶。

  近一些年来,西方市场乌托邦主义在经济学界盛行,认为凡是政府干预的,都没有效率,而市场应当由市场本身来决定的,市场乌托邦主义本身奉行的是所谓市场逻辑,市场万能论。很多人认为市场就是客观的,但是,市场也是由活生生的个人组成的,它在有限问题上能够给予很好指导,但往往这种价格指引会出大灾难。在市场万能论者的眼里,只要是市场价格都是合理的,即使这个价格信号灯把它指向了悬崖,它也向里面跳。

  一些人到中国来到处宣扬新自由主义政策,虽然2008年金融危机给了他们沉重一击,他们奉行的市场万能论也会带了巨大灾难,但是,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过纯粹市场经济发挥作用的国家,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今后仍然不会有。现在一些政协委员提出这样的问题,实在有些荒唐,浪费参政议政的机会和资源。

  房地产价格非理性上涨对于开发商而言,并不是都是好事,虽然有存量盘的开发商可能会得意一下,但随后土地价格上涨又令生产难以进行下去,现在有大量开发商退出房地产市场。

  难道新自由主义的老巢美国没有干预房地产市场的政策吗?也有。联邦政府一方面利用经济杠杆(所得税和利率)鼓励自住房,限制投资房的需求;另一方面,它又采取各种优惠补助措施,提高穷人的购房能力。更重要的是,正是由于美国房地产调控还不够狠,监管力度远远不够大,才酿成祸害全球的金融危机。

  我们一些地方房地产政策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从事事都想控制调控主义,演变到放任不管,推卸责任。房价过高问题本身就不仅仅市场自身生成的结果,房价上涨是市场决定的,而房价一跌政策就要出手相救了,这样问题是调控本身有问题吗?还是执行调控政策出了一些问题?很多人说过去十年调控屡屡沦为空调,但是为什么会沦为空调,难道政策真得没有作用吗?不是的,很多政策一阵见血,但是没能在现实中执行下去,执行不下去的原因在于土地财政是地方政府的命根子,货币超发问题也得不到解决,所以,很多调控政策就沦为花架子了。更重要的是,即使这些花架子一旦危及房地产市场天天向上,也得被拆除,或者置之不管。

  如果地方政府仍然依靠土地财政发展和偿还巨额债务,各地房地产市场价格年年向上并非令人有太多的惊讶,如果我们的货币继续超发,整个资产价格很难有效调整,没有调整的市场可以说是最大畸形市场,资源错配得不到纠正。我们早就指出,如果没有合理的地根与银根政策,房地产市场不合理的现象将长期存在。

  以“市场经济”名义推卸责任的行为不仅仅会误导整个房地产市场,而且还会给整个经济造成重大损失。当前房地产结构性泡沫非常明显,那些房价上涨热点地区的房价不能仅仅交给市场管,市长们还是要承担起调控房地产市场的责任。

  相信合理的土地供应政策以及控制货币过快增长,再加上限制投机的政策这三套组合拳就能将一些地方的房地产市场泡沫挤出来,然后再谈该如何健康发展房地产市场,可能更为现实。这么多年发生的房地产泡沫祸害经济与社会的事件是该让人清醒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