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陶短房:加拿大取消投资移民真相
2014-02-14 11:00:10 来源:搜狐博客 评论:


  2014年当地时间2月11日,加拿大联邦公民及移民部公开了一份动议,首次正式提出,将谋求在年内终止联邦投资移民(IIP)和联邦企业家移民(EN)两项经济类移民计划。

  对此一些国内外媒体和分析家认为,此举实际上等于对外国富人、尤其中国富人关上了投资移民的大门,一些人分析称,此举的目的是平抑房价,避免加拿大房地产市场被外来富豪的抢购不断哄抬,更有人认为,是中国大陆富豪移民的某些陋习,令加拿大政府对他们说“不”。

  这种说法存在许多“硬伤”:且不说许多加拿大本国研究机构研究表明,即便在华裔聚居的几座都市,“外来富豪购买物业”在当地房地产成交中所占比例也相对有限,何况加拿大幅员辽阔,许多城市新移民绝少涉足、置业,此次取消两项经济类移民动议提出的场合,是联邦财政部向联邦下院提交2014年度经济行动计划(EAP,实际上就是提交国会下院表决的年度财政预算),动议本身是作为EAP的附件“搭车”提交表决的,也就是说,这是一件联邦级别的、经济性质的议案,不会、也不应该涉及“平抑某些城市房价”或“改变移民陋习”之类地区性、社会性话题。

  事实上,从动议本身字面上,也只提及“终止两项经济类移民项目”,并非拒绝所有经济类移民,更非具体针对某国、某类移民。

  那么,加拿大联邦政府此举的目标究竟是什么?

  台面上的理由,是认为投资移民比其他经济类别移民支付更少的税收,缺乏对口专业技能,官方语言能力差,融入加拿大社会、环境的能力不及其他类别移民,且最终定居加拿大的意愿淡薄,熟悉加拿大“八股”的朋友不难发现,这类套话在调整其他移民类别时也曾反复使用(如2012年6月“一刀切”让近28万技术移民申请者档案“归零”的C38法案,提交时的理由如出一辙),甚至可以说,这是任何移民国家在取消任何一个移民类别时,所能罗列出的最普遍理由。

  实际上的理由则恐只有一个:抬门槛、涨价。

  自联邦保守党的哈珀政府上台后,不论被戏称“不要移民的移民部长”、现改任劳工部长的肯尼,还是他的继任人、现任联邦公民及移民部长克里斯.亚历山大,都不断发出“和其它移民国家相比,加拿大的经济类移民门槛太低”、“不能继续贱卖下去”的口风,给出了明确的经济类移民“调价”信号。

  2011年起,加拿大联邦暂停受理父母、祖父母团聚类移民申请3年,恢复后大幅上调了担保标准;2012年6月28日,C-38法案通过,联邦技术移民申请被冻结,近28万积年旧案被全部“归零”,直到2013年5月4日方才重开,且受理申请的职业类别,从2008年的38类缩减为24类(事实上2008年2月27日前技术类移民类别多达300类,且没有配额,此后哈珀政府相继出台了学历认证、语言资格认证、总量和单一类别年度配额上限等限制措施,且逐年收紧)。这些措施事实上迫使许多有意移民者不得不挤上经济类移民的“豪华直通车”,使之奇货可居。

  2010年,肯尼在投资类移民供需平衡被打破的背景下宣布“调价”,将原先投资40万加元、锁定5年后还本不付息的投资移民门槛,提高到80万加元。即便如此,移民部乃至联邦政府仍不断放风,称即便如此,和其它移民国家相比仍属“贱卖”,应该再度翻番,并将“还本不付息”改为既不付息也不还本,只是这类“探空气球”反响不佳,方暂时偃旗息鼓。如今经过三度大选,哈珀的联邦保守党政府从少数内阁变成多数内阁,议会再难对各类政府动议设阻,最终的“双取消”方案也就应运而生。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