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陈志龙:农村养老标准仅为事业单位1/66
2014-02-10 11:35:35 来源:新浪财经 评论:


  一位78岁的老大爷赶了一群鹅来参会,当时这一地区新农保的标准在每月60多元,而该地城镇居民的基础养老金在380元左右,城镇职工的养老在1700元左右,机关事业单位近4000左右。他拿养老金才一年多时间,现场有人问他对这点养老金有什么想法,他的回答出乎意料,“那就等于多养两只鸡或一只鹅呗。”

  马年新春的各类口彩中,有一句“马上有钱”让人印象深刻。果然,这在节后第一个工作日得到应验。李克强总理2月7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合并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和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建立全国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

  这一重大改革举措应验了十八提出的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的理念。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深情地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建立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是马年新春党和政府给数亿农民派发的一个“大红包”,是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之所在。

  忘记农民就是忘本,往前推两代,实际上我们都是农民。但长期以来,在城乡二元结构下,农民的养老金长期是空白。

  吴敬琏先生说得好,8亿中国农民“是罗马神殿里的柱子,撑起了中国现代化的大厦”。计划经济时期,通过工农产品的价格“剪刀差”,中国几代农民以巨大的奉献和牺牲支持了早期的工业化和城市化。在改革开放和城镇化进程中,伴随着史无前例的人口大迁徙,失地农民通过享受城镇低保方式得到了一定的社会保障来弥补失地,年富力强者通过打工改变命运,融入了城市,他们的付出比任何人都多。

  但是,中国毕竟有18亿亩耕地“红线”要保,城镇化率再高,田还得靠农民来种,13亿张嘴还得靠农民来养活,没有谁能替代。因此,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仍有数亿农民面临老了“种不动田”、“打不动工”了怎么办的问题?传统的养儿防老又面临一对小夫妻要养四个老人的问题。作为一个农业大国,8亿农民的养老问题政府责无旁贷。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政府开始探索以农民自主缴费为主的养老模式,初衷甚好,说“农民也能像城里人一样领退休金”,但制度设计简陋粗糙,财政不贴钱,农民参与的积极性普遍不高。一些地方出现60岁的适龄农民每月领2-3元养老金的闹剧,最后无疾而终。

  2010年以后,“广覆盖、低水平”的新型农村养老制度开始试点,中央财政出大头,地方省市两级财政配套,当时的意见是用十年时间来实现全覆盖,财力较好的地方可以先行先试先到位。经济发达地区,城乡一体化程度高的10多个东部沿海省区和资源型省份,通过土地出让金提取和矿产收益,能实现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并轨。

  但是,在经济欠发达地区,养老问题上的城乡二元结构依然存在。2011年,我在一个欠发达地区与农民座谈新农合(农村合作医疗)与新农保(新型农村养老保险),一位78岁的老大爷赶了一群鹅来参会,当时这一地区新农保的标准在每月60多元,而该地城镇居民的基础养老金在380元左右,城镇职工的养老在1700元左右,机关事业单位近4000左右。分别是农民基本养老金的6倍、30倍和60多倍。他拿养老金才一年多时间,现场有人问他对这点养老金有什么想法,他的回答出乎意料,“那就等于多养两只鸡或一只鹅呗。”

  改革开放之初,小平同志就语重心长地说:“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国民收入分配要使所有人都得益,没有太富的人,也没有太穷的人,所以日子普遍好过。如果少数人富裕起来,但是大量的人长期处于贫困状态,中国就会发生闹革命的问题”。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