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王亚煌:井下蜗居老太为何返京拾荒?
2014-01-23 11:27:09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据媒体报道,“井底人”全老太在被政府工作人员送回河南商丘老家,近日,她因为身体原因放弃了政府安排的养老院做饭工作,重新回到北京捡破烂挣钱。这次,她和爱人选择租住地下室,每月加上水电费400元左右。“以后挣的钱都得交房租了”,对于这笔开支,全老太有点舍不得。

  按理说,媒体发现了问题,报道了弱势者的悲惨遭遇,博得了大众同情和舆论高度关注,政府出面解决,对当事人进行妥善安置,整个事情本该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但是,弱势者却拒绝了政府的安置,避开了好心人的注目,而宁愿选择在京蜗居拾荒。这不仅让政府无奈,也让很多旁观者感到无法理解甚至是“怒其不争”的愤怒,认为其“自作孽不可活”。

  确实,以身体不好“和不动面”为由,主动放弃家乡养老院的工作,又跑回北京呼吸着雾霾,蜗居在地下室,干着并不轻松的捡破烂的活,全老太的选择是很难让人理解。若非是一种精神疾病般固执的话,我们只能认为在北京捡破烂的收益要远远高于其在家乡养老院的工作。

  这种收益可能会有三方面的体现:最直接的表现可能是收入水平上,在京捡破烂本身可以获得更高的收入。其次可能是生活水平上,蜗居对其而言可能与在家乡住宿条件相差不大,但全老太在北京三里屯却经常能得到“剩菜”,不仅有鱼有肉,甚至还捡回过蛋糕,这也许是在家乡工作食宿条件很难提供的。还有一种较小的可能则是在北京拾荒获得关注和资助的机会更大,小心翼翼躲避媒体的淳朴的全老太也许不会这样想,但这或许是用以解释其他拾荒者、乞讨者纷纷涌向大城市的一个原因。

  全老太的做法看似是个人选择,但实际上是带有一定代表性的。我们关注这一群体会发现,他们有很多共同特征:不看重住宿条件、拒绝救助站、各种消费能省则省、躲避媒体与好心人等等。共同的行为模式构成了社会现象,社会现象则是社会问题的反映。就这些特征来说,笔者认为,全老太代表的这一群体劳动能力相对较低,身份归属农村社会保障难以覆盖,阶层向上流动几乎不可能,身边相同状况的人数较多,以至于其相对安于现状。

  在群体性之外另一方面,全老太宁愿选择在北京拾荒也不愿干家乡政府提供的工作,说明我们城市与乡村之间,特别是大城市与落后乡村之间的差距仍然是鸿沟级的。很多进城务工人员,甚至是进城乞讨人员,都宁愿在一线城市底层挣扎,也不愿回去种地,由此可见我们“城市像欧洲,农村像非洲”并不是一句玩笑话。

  而在全老太毅然回京拾荒的时候,恰逢报道北京市将疏散500万人口到周边。好笑的是,我们连一个拾荒老太都疏散不走,如何能疏散500万人口?井下老太返京,给予我们的不仅是震撼,还有更深的思考:中国底层群体的生存现状可能比我们所想象的更为严峻,以至于他们的需求超出了我们的固定思维逻辑。改变他们的生存环境,减少在富人区的拾人牙慧者,必须依靠整个社会格局的改变,只是一味的去点对点的帮助,没有人愿意成为被社会可怜的那个焦点,也于事无补。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