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王亚煌:驳茅于轼的火车票涨价论
2014-01-13 11:38:51作者:王亚煌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近日,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经济学角度分析,火车票价上涨虽然不能增加供给,但是却能够减需求。涨价后,原本乘火车回家过年的人或更换交通工具、或调整返乡时间,最后达到疏散春运人流的效果。针对涨价可能对低收入人群产生的影响,茅于轼认为,最好的解决方式是给穷人货币补贴。

  不论自己觉得理由再怎样充分,这样的言论还是为最近名声本来就不太好的茅于轼引来了一片骂声。其实,以茅老的经济学修养,笔者相信,从经济学的角度出发,火车票涨价真的会是优化资源配置的最好选择。但是,火车票是否涨价,绝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学问题,而是一个复杂的社会学难题。用经济学来试图解决社会学,就如同用投票来解决科学分歧一样,不科学、不合理、且不负责任。

  笔者认为,中国社会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人们不各司其职,而非要去管一管别的行业的闲事。所以审判的活让媒体做了,公知的活让企业家做了,社会学公共管理学的活则让经济学家做了。这种错位直接导致很多名人在说出自己荒谬观点的时候,还言之凿凿,误以为自己是在利国利民办好事。

  以火车票涨价来说。诚然,在经济学中,用提高商品价格的手段,疏散特定时间段的物资紧缺,对于在时间与空间上平衡资源配置是很有效的。但是这只局限于大众普通消费品,对于带有刚需色彩的特定商品,涨价对于需求的影响微乎其微。

  例如前段时间北京地铁高峰时间段涨价的建议,这就是与火车票涨价同样的理论,也同样是由经济学背景的学者提出来的。媒体在进行了群众调查之后发现,对于上班族而言,在高峰时间段坐地铁出行是刚性需求,并不会由于价格的上调而减少出行量。火车票也是如此,大量的异乡工作者只有春节期间才有假期,春节的团聚是融在中华民族骨子里的传统,火车票涨价既无法撼动全国假日办的放假安排,也不可能对文化习俗形成制约。那么,这种涨价只能是损害民益罢了。

  而打着为群众利益考虑的旗号,不经过群众同意,去做着实际可能会损害群众利益的事,这就是技术性官僚经常会犯的利益代替问题,即他们替群众作出了自以为最好的选择。还是回到火车票涨价的问题上来说,涨价论支持者的想法是车票上涨,乘车的人少了,那么人们的乘车环境也就很舒适了,即使多花了些钱,那么也心情愉快。但实际上群众并不这么想,他们的最大需求是乘火车快捷稳定的回家而不是被迫分流到飞机汽车甚至摩托车上去,绝大多数乘坐火车回家的人最需求的是价格便宜而不是舒适环境。这才是中国国情。

  所以低价火车票才是最符合中国群众,特别是低收入群众利益的政策。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中国的火车票已经不属于西方经济学意义上的交通产品,而是变成了带有福利性质的公共产品。而公共产品的供需关系是不能简单用价格来解释,更不能用价格来进行调控的,否则会带来极大的群众不满。

  在铁道部摇身一变成了铁路总公司之后,人们一直最为担心的就是火车票价会出现大幅上涨,而铁路总公司也有意这样做来减轻自己身上的巨额债务负担。在这个节骨眼上,什么票能涨价,什么票不能涨价;是公共利益优先,还是公司利益优先;是继续提高运力满足群众需求,还是不断提高价格满足自己利润。这需要政府、舆论、专家去点醒铁路总公司,而不是沆瀣一气的打官腔、说套话、讲群众听不懂的理论分析。

  其实,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开始,中国从来就不缺各大势力的代言学者,缺的是为人民大众说话的专家。在各种群众不满的学者言论背后,我们更乐于见到一些为他们利益说话的声音。前几天,社科院曾建议恢复五一长假,延长春节假期,极大的赢得了群众的支持。我们希望,这种声音可以保持下去,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并扩展到各种听证会上。因为,在这个底层很难发出声音的国家,他们太需要有人为其说话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