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孙思远:华尔街做市商的崛起与没落
2013-12-12 09:33:47作者:孙思远 来源:新浪网 评论:

  你不止一次在财经新闻中见过他们的照片,他们被当成华尔街的象征、金融市场的核心参与者。金融危机来袭时,他们被不明真相的群众当成经济衰退的罪魁祸首,遭遇口诛笔伐。他们是纽交所的做市商交易员,更是华尔街百年沧桑的见证者。

  你一定在各类财经新闻和报道中见过纽交所交易员的照片——他们穿着交易员马夹,手上挥舞着平板电脑状的交易仪器,或焦急惶恐、或垂头丧气、或欢呼雀跃,为每日股市K线的起伏跳跃划下注脚。在外界看来,他们就是华尔街的象征,金融市场的核心参与者;若你恰好也是金融从业者,你多半还会对这些人心生向往。但是,你真的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吗?

  他们是指定做市商(Designated Market Maker)交易员。马克-奥托就是其中一员,他每天早上八点半左右抵达纽交所交易大厅,打开机器调试交易程序。奥托的交易席位坐落于交易大厅的中央区域,这块区域的席位被统一称为交易台(Posts),只有指定做市商才有资格进驻;与交易台相对应的是交易亭(Booths),沿交易大厅四周而建,专供场内经纪人(Floor Broker)使用。

  一个充满误解与传说的行业

  2001年之前,纽交所允许对外开放,游客们可以在二楼的回廊上俯瞰交易大厅里的盛况;若有纽交所内部人士邀约,还可以进入交易大厅参观,与交易员们聊上两句。“9.11”恐怖袭击和2011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令纽交所不得不加强安保谢绝参观,而外界的一再渲染令交易员们的工作变得更加神秘——甚至有不明真相的民众以为,他们就是引发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

  事实上,与大多数从事股票经纪业务的机构一样,指定做市商的工作是撮合股票的买卖双方,为市场提供流动性。但与普通做市商不同,指定做市商有义务保证市场交易的公平有序——这意味着无论涨跌波动再大,他们都必须进入市场,动用自有资金买卖股票以提供流动性。由于处在证券销售的关键环节,指定做市商拥有买卖双方的第一手信息,这些信息也可以帮助他们在交易中获利。

  也正因为如此,纽交所交易员被严格禁止向外界透露关于股票的信息,他们的手机、邮箱都受到了监控;纽交所及政府监管机构甚至会动用信息探测仪到交易大厅进行检测。不仅是纽交所交易员,就连来纽交所参观的访客也不允许在交易大厅使用私人手机打电话。为数不多几位可接受媒体采访的交易员,更是被严令禁止透露关于客户的任何信息。

  “不过,你可别以为纽交所交易员可以随意操控股票价格”,奥托笑着说:“尽管我们可以动用资金在短时间内大量买入股票,但买入的同时,监管机构也严格限定了我们卖出股票的时机与方式。”举例来说,若有经纪商报价71美元卖出1万股迪士尼,指定做市商在买入1万股的同时,必须立刻寻找新买家卖掉这1万股。因此,没有股票会因为指定做市商的买入而出现单边大幅上涨。

  跌宕起伏的股票经纪兴衰史

  “我们这一行基本没有菜鸟,你在交易大厅看到的交易员都是年富力强甚至白发苍苍的资深人士。”奥托告诉我。指定做市商的历史可追溯到1792年华尔街签订梧桐树协议(Buttonwood Agreement)。

  此后辗转两百多年,股票经纪行业也经历了沧桑巨变——上世纪80年代,纽交所共有5400多名交易员,38家指定做市商;到现在,纽交所只剩下400多名交易员,6家指定做市商,分别是高盛、巴克莱、KCG、Virtu Financial、J. Streicher以及Brendan E. Cryan。

  2005年以前,指定做市商被称为股票经纪人(Specialist)。1987年股灾之后,美国证交会(SEC)提高了对股票经纪人的资金门槛限制,如此一来,小型经纪公司就无法继续独立经营了。1999年,在时任纽交所CEO理查德-格拉索(Richard Grasso)的主导下,一家名为LaBranche的股票经纪公司成功上市,一举开创行业先河。其他大型金融机构垂涎LaBranche强大的盈利能力和影响力,行业内也随之掀起一波并购整合的浪潮。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