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王国刚:金融回归实体经济
2013-11-15 17:51:54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在历史过程中,这些事情就不难发现。可是到了中国事情变了,变在哪儿呢?首先中国在改革开放前30年的计划经济,我们居民和厂商之间并没有直接的金融活动,我们运用了一整套的行政支持和财政支持,把财政和居民之间这种资金往来的关系几乎全部切断了。在那个背景下,我们的企业供销是由计划统一制定的,生产任务是由计划统一安排的,资金是由财政统一划拨的,利润是全额上交。那么,这样在计划经济条件下,当然就没了我们两部门之间的最基本的经济活动。随着改革开放,我们把计划经济中的这套东西也引下来了,我们建立了一批金融机构,但是,这些金融机构乃至各个企业居民等等要进行的各种的金融活动对象产品都要经过审批。所谓审批实际上不过是计划经济延续下来的一个东西,由此,中国在这个过程中逐步形成了我们所讲的从外部植入到实体经济内部的一整套的金融体系,我把这种金融体系叫做外植型金融体系,它改变了原来内生的金融体系。

   内生金融体系是什么意思?金融根植于实体经济,实体经济是金融之源。在这个背景下,我们这样一个外植型金融体系一直延续下来到了今天,远的不说了,大家都知道前几天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开完了,那么,公报当中讲说我们要发挥市场经济在决定资源配置方面的决定性作用。在一个完全竞争的市场中又可以成为价格机制,在竞争的条件下,价格是怎么决定的?任何一个竞争市场的价格并不是由卖方单方决定的,也不是由买方单方决定的,是在卖方双方竞争中决定的。

   大家知道中国金融产品体系最大的部分是在存款和贷款上,在存款市场上,存贷款金融机构,商业银行等等卖出存款单,我们这么多实体企业,乃至城乡居民,在这个市场上你们有什么东西可供于银行存款单相竞争,而且存款增幅还不低。这说明在这个市场上,银行之间有竞争,买方没有能力与银行相抗衡。在贷款上,银行卖出贷款,我们中国企业从银行获得贷款资金是买方,你跟印痕有什么可以讨价还价的,你有什么力量跟它竞争呢?没有这种竞争,你仍然是处于与卖方无力竞争状态。

   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我们现在所谓的存贷款利率市场化能够形成一个成熟的、合理的市场利率吗?能有这个价格的作用吗?没有。那么,我们看到,从2001年我们加入世贸组织开始,当时紧张的不得了,可是十年下来发现,银行在这个平台上日子过的越来越好过一些,因为它是卖方。这是一个非常有历史的事。举个例子,消费金融,消费金融概念大家现在并不陌生,我们也成立了四家消费金融公司,同时在新的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中也说要推进消费金融机构的进一步介入,可是消费金融是怎么回事?我们有多少人弄清楚这个事了?它本来在西方国家,在日本,在韩国本土,消费金融本来是商家在做,它最初推出的是会员卡,然后持着会员卡我给你在购物上的优惠,再下来王会员卡里面存钱,商家手上有了钱就拓展业务,把它的门面等等,或者收购其他的,进一步扩大,会员进一步扩展。通过这个过程,会员越来越多,资金也越来越多,他管不了,就把这些机构管理起来就成为商业消费金融平台。这里面集合了资金流、物流、信息流,因为每个客户都有信息。

由此,在西方大的这些商场都有稳定的客户,因为我给你客户很多的优惠。在中国是反的,我们资金流走的是银行卡,通过银行卡去购物,然后商家走的是物流,把东西卖了,客户所带来的信息流没人管。由此,我们的商家就出现什么问题呢?我们的商家实际    由此,在西方大的这些商场都有稳定的客户,因为我给你客户很多的优惠。在中国是反的,我们资金流走的是银行卡,通过银行卡去购物,然后商家走的是物流,把东西卖了,客户所带来的信息流没人管。由此,我们的商家就出现什么问题呢?我们的商家实际上就是一个卖东西的店,那么,它没有稳定的客户,它也没法作出稳定的客户。当他扩展经营的时候要从银行申贷,各种的贷款条件,各种利率,各种的制约性全下来了。在这种背景条件下,实际上我们把一个统一的商业消费经营,通过我们这套体系基本把握好,变成碎片化的东西,这就是我们的经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