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金碚:金融如何服务好实体经济
2013-11-15 15:38:01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那么现在的问题是在中国我们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从两个方面来解决,第一个是假定改变体制,现在三中全会提出的改革的思路就是说我要尽可能减少中小企业在经营过程中间的成本,减少更多的审批,让它更加的有活力。第二、我希望如果构建一个统一开放、竞争有序、公平竞争的这么一个市场环境,各类企业的市场势力,它的差距可以一定程度的缩小,如果市场势力差距存在,金融服务一定会出现现在这样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三中全会要希望改变的状况。当然,这个难度比较大,这里面涉及到国有企业的改革问题,涉及到地方政府的功能问题,地方政府是不是在经济活动中间的功能,它的职能是做什么,涉及到这些问题,涉及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这个东西要从改革来解决,我们说中小企业融资难是要靠改革。这是一个方面。

   第二个方面,大家说我们是不是等待改革?等待改革我们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呢?那也不行。在现有的体制下,我们有没有办法通过创新的方式在中国现实的条件下面来解决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问题。也就是说我们通过一些金融的创新。我想这个路还是有的。其中有一个逻辑,我们也是最近研究,也是在尝试着做的一个产品,就是金融促进实体经济服务的一个产品。我们讲这么一个逻辑,我们假定市场竞争过程中间,市场势力强的企业和市场势力弱的企业,这两个企业就是存在的,短期内你还改变不了。但是,实体经济势力上的企业有很好的信誉,用它的信誉可以获得价格比较低的金融的支持,这个条件是存在。第二、当市场势力强的企业和市场势力弱的企业在进行交易的时候,市场势力强的企业一定是压榨市场势力弱的企业。那么他们在进行交易的时候,比如说一个超市,或者说一个大企业,它的供货商都是中小企业,中小企业显然是弱,它是强。那么,他们俩个发生了交易,交易的过程一定是中小企业先让它付货,然后有一个账期,三个月,六个月以后给中小企业付款。那么,这个账期过去,中小企业必须去到银行,因为给中小企业贷款的风险是存在的,我一定要考虑在资金的价格里头。假设这个东西存在,我们也不要银行对国家有什么政策性的补贴,或者政策性的贴息,咱们都不考虑这些因素,就是正常的商业行为。但是,大家可以想到,这个问题的本身就存在一个解决问题的可能性,这个解决问题的可能性是说银行是愿意以大企业的抵御风险的价值和抵御风险的能力给它提供比较低的资金,比如它愿意以7%的利率,普遍给大企业提供资金。但是如果给中小企业提供资金,怎么样也得15%。如果银行也以7%的利率提供给中小企业这不合理,等于你把风险给了银行了,银行在做次贷,或者承担社会责任,不是纯粹的商业行为。

   但是,因为刚刚我讲在中小企业和大企业的交易过程中间,实际上中小企业已经把货给了大企业。所以,将来还款是应该由大企业还,所以你是不是应该设计一个金融产品,就是我用大企业的信誉和它的风险的评估提供给中小企业价格比较低廉和大企业一样的金融的服务,这是有可能的。那么,对银行来讲,并没有增加风险,因为这个货已经到了大企业手中,哪怕中小企业倒闭,你大企业也要还钱的。所以,就有可能是在用一个大企业承担风险的这样一个评估来给中小企业提供价格比较低,而且也不需要你资产抵押。

在这种情况下,这里面就有一个极大的利差,给大企业是5%,给中小企业是15%,所以5%到15%之间就有一    在这种情况下,这里面就有一个极大的利差,给大企业是5%,给中小企业是15%,所以5%到15%之间就有一个最大的利差,这个利差可以在各方之间,可以在银行,可以在大企业和中小企业里面进行分配。这样的一个制度有可能作为一种利用中国实体经济层面的现实的一个结构的问题,或者结构的特征,甚至是结构的缺陷,通过金融创新的方式来为中小企业服务。这样的一个东西,我想我们原来实业界和金融界做的远远不够。我们在解决问题的时候,眼睛总是盯着政府,就希望政府能够补贴,政府能够提供优惠政策,以至于政府来规避你银行的业绩,你必须要给中小企业提供贷款,提供到多大的比例,都是用眼睛盯着政府的方式来解决。这么一种思维方式解决中国这么大一个问题是杯水车薪。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