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王亚煌:“蝗虫论”为何引来大规模批评
2013-11-11 11:21:10作者:王亚煌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昨日,“北京地铁”在其官方微博中一条附图指责不文明行径的微博竟然冲进了热门榜,引来了大规模批评。这条微博是这样的:“‘蝗虫’过后的10号线,一片狼藉……北京首都的宽容大度为人称道,但有时候宽容过了头也是最大的诟病。对于恶意破坏北京首都的行为,我们只想说‘这里不欢迎你!’”。

对于坐过地铁10号线的人来说,可能都对其车厢内密密麻麻的小广告记忆很深。地铁10号线的广告传单,已然成了灾害,甚至每个拉环中都会塞进两张以上的售房广告。而下一批塞小广告者见到空间已满,则会简单粗暴的将别人的小广告直接扔在地上,换上自己的。因此到了晚间,用“蝗虫过境”来形容10号线车厢的狼藉一片其实还真是很贴切的。

但是“蝗虫”的评论却让北京地铁迅速成为了众矢之的,这可能是最后背黑锅的“小编辑”当初没能想到的。笔者认为,一条看似很普通的微博最后演变成一场骂战,与“蝗虫”一词的功劳密不可分。因为这两年“蝗虫”一词已经由于一些国外地区对华人的使用,以及香港对大陆来港人员的使用,变成了一个特定词汇。其包含了两方面的指定:一是当地人对外来者的使用;二是对其低素质与破坏公共环境行为的指责。

所以当“蝗虫”一词被抛出来的时候,那些大量的在京工作的外地人口群体自然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其中虽然很多人现在看着衣着光鲜,俨然也是中产阶层或上流社会了,但是其在来京之处,也不乏干过散发小广告、摆摊叫卖等活计。所以当看到自己的“后辈”被冠以“蝗虫”字眼,被视作城市之毒,被骂被直接告知“这里不欢迎你”时,他们的情绪也就爆发了。

笔者认为,“蝗虫论”之在国外、在香港、在北京,其产生的实质与被抨击的心理都是一样的。客观上说,由于社会资源的不平衡,大量外来人口的流入,使得原先社会资源较充沛的地区被一定程度上稀释,本地人口因此产生了不满情绪。这种不满情绪在社会基本宽容、包容的道德要求下是无法释放的,于是当一些个别事件,或个别人的不良行为出现时,这种情绪就找到了宣泄口,会在事件之上被放大数倍的表达出来。

另一方面,我们实言之,只有外来者自己才知道融入一个新城市有多难。不论是国外的移民政策,还是香港的内外有别,抑或是大陆落后的户籍制度,都成为了新移民难以横亘的一堵墙。在制度层面之外,歧视与排斥的心态则是他们无法避免而一直忍受的精神折磨。所以他们也有对应的不满情绪,这种不满情绪也会在一些小事上出现暴发。

国外很多人对华人动不动就指责某些娱乐节目或者言论涉及“辱华”,甚至连某运动品牌的广告也只因为出现了两条邪恶面孔的龙就被投诉“辱华”而感到不理解,觉得华人未免太小题大做。但正是长时间被当地主流社会所排斥,被主流文化所排斥,所以才使得他们对自己的身份高度敏感,激烈反应各种有侮辱嫌疑的事件。而这在我们国内又何尝不是一样?

从这一角度上来说,“蝗虫论”反映出来的群体冲突实质上是在为资源地域不均而买单。中国与国外发达国家的差距,内地与香港的差距,甚至内地中西部与东部、城市与乡村、二线城市与一线城市之间的差距,都是导致人口大规模流动,以及资源性冲突的根本原因。

在这种背景下,我们还是应当倡导包容,反对排斥;提倡接收,反对“不欢迎”的说法。让其有归属感,是化解矛盾的唯一办法。对于北京地铁而言,用科学管理的方式,而不是号召人们自觉的方式来解决地铁运行中出现的问题才是上策。笔者每天都乘坐地铁,发现仅十号线会有大量小广告,也仅有十号线有严重的卖艺和乞讨行为。而十号线的工作人员、执勤人员配备恰恰是最少的。我们对于地铁运行和管理有着健全的法规,有着明确的处罚条例,难道解决车厢内小广告就真的那么难,以至于一定要用骂的方式吗?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