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权力主导的科研经费分配必然腐败
2013-10-19 11:18:14作者:梁发芾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近日举行的欧美同学会北京论坛上,北大教授张维迎表示,教育经费腐败和科研经费腐败十分严重。目前各高校都争相索要经费,然而经费如果花不完,根据教育部规定是要受到处罚的,“去年清华大学就被罚了几千万元,这到年底,各高校都在比赛花钱。”

  张维迎所说的科研经费腐败的话,也被近日其他一些报道所证实。新华社梳理了近3年审计部门发布的数百份年度审计报告,发现涉及“问题科研经费”的至少有39份。

  说到教育和科研,长期以来给人的印象就是清贫。但事实上,近几年国家对于教育和科研的投入力度在不断加大。从2011年开始,中国政府全面开征地方教育附加,并从土地出让收益中按比例来计提教育资金,终于在2012年实现了政府教育支出占GDP4%的目标;同时,我国科技研发经费支出每年以20%以上的速度递增,去年全年达10240亿元,占GDP的1.97%。现在,关键的问题是如何管好用好巨额的教育与科研经费,“好钢用在刀刃上”,发挥最好的使用效益。

  恰恰在这一点上,问题出现了。广州市副市长王东就曾针对广州市科技和信息化局系统腐败案及广东省科技厅厅长李兴华被查等事件回应称,全国科研经费大概只有40%是真正用于科技研发的,其余的60%都用于开会、出差等。而对此问题更细致的分析则认为,教育与科研经费腐败的方式最常见的有“贪、吞、套、骗、假”,是科研经费面对的“五蠹”。

  和中国整个国家的财政支出存在的通病一样,教育与科研经费至关重要的问题是分配和使用不透明、无监督。和政府部门一样,高校与科研机构也存在预算最大化的倾向,都要千方百计争取更多的经费和投入。这种对投入和经费的争夺如果在公开透明的机制下运作,倒也无可厚非,但问题是,如何能够争取到经费,存在很多无法为外人道的潜规则。像转移支付资金的争取存在“跑部钱进”一样,高校与科研机构要争取经费也往往要打通经费主管机关和官员的关节,需要种种独门秘诀,各单位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人情关系、暗中公关、利益输送、寻租交易,争取经费的手段五花八门。而这一切运作都是暗箱操作,局外人莫知其详。这种经费分配本身就是腐败的温床,在经费进入高校与科研单位之前,就已经大量跑冒滴漏。

  而到经费在高校或科研机构立项分配的时候,同样弊端重重。目前,无论大学还是科研机构,都是权力主导的衙门化机构,存在权力通吃、权力独大的现象。项目和课题的审批和确立并不体现学术研究的需要和逻辑,而是体现权力的逻辑和权力的意志。课题项目经费的分配由权力决定,为权力服务,随权力流动。在权力逻辑之下,权力越大,理所当然地学术水平也就越高,科研能力也越强,研究课题被立项,被资助的可能性越大,得到的课题经费就越多。在这种扭曲的分配机制面前,科研机构行政权力的拥有者霸占大量课题与经费,却无力完成,只有通过“贪、吞、套、骗、假”,挥霍浪费,甚至纳入私囊;而真正有科研能力的无权者却得不到课题也得不到经费。宝贵的教育经费和科研经费,就这样被白白地糟蹋浪费了。

  这就是说,无论是“铁、公、基”的资金,还是教育科研的经费,其腐败都是出于一个原因,这就是,在缺少公开透明的资金和经费运作机制下,完全以权力的逻辑和意志主导了资源的分配和运用。不存在公开透明和可见度,也就不存在监督制约的可能性,腐败便不可避免。让教育科研的经费“好钢用在刀刃上”,必须让一切财政经费的支出使用在阳光下公开透明地运作,高校与科研机构也不能例外。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