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王亚煌:讳莫如深的一卡通押金去向
2013-10-18 13:33:54作者:王亚煌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据报道,北京市政协委员石向阳已经7次提案“公开一卡通押金流向”,但至今无果。而据媒体透露,目前一卡通发卡已超过6000万张,如果均按每卡20元押金计算,其押金总数或已达到了10亿元以上。石向阳等人认为,这些押金属于消费者委托管理,其去向、用途,以及保管情况应对外公开,不过一卡通公司却以“弥补成本”为由拒绝进一步的公开。

  10亿元的押金,加上消费者预存在卡内的消费金额,一卡通公司掌握的资金量可能有几十亿之巨。如此庞大的资金量,如果是用来从事短期内的投资,其收益率是很客观的,仅10亿押金年进账就可达亿元。如果一卡通公司真的没从巨额押金与消费者预存金额中没有获得巨额利益,那么就两个可能:一是一卡通公司太傻,傻到到口的蛋糕不知道咬一口;二是这部分利益没有落到一卡通公司手里,而是落在了某些个人囊中。

  不论是哪种情况,公开一卡通押金去向都显得很有必要。一卡通公司表示自己用押金来弥补成本损失,坚定的宣称自己的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这种说法其实根本站不住脚。倘若如此,一卡通公司又何必仅设立60多个退卡网点,11个“坏卡”退卡网店?这分明就是在人为的制造退卡难,从而将押金尽可能留在自己的账上。这与移动等通讯公司总是利用冲返活动来套取消费者预存金额是一样的道理。

  而自从成立一卡通公司开始,我们还应当思考一个问题,一卡通公司的设立是否有为公共交通公司谋取私利的目的?因为目前北京的公共交通无疑是赔钱的,一卡通公司却是一大块肥肉,如果将赚钱的买卖与赔钱的生意贴在一起,那么政府从其总收益核算,给予的补贴会大打折扣。在设立单独的一卡通公司之后,不仅能保障其收益,政府每年给予公共交通一百多亿元的补贴也一分不会少。所以在讳莫如深的一卡通押金背后,是不是还存在着公共交通企业,或某些利益集团两头占便宜的行为,我们也应深究。

  其实一卡通公司并不是个案,在北京这块天子脚下的土地上,有很多奇怪运营着的公司。比如如果不是新闻报道,我们可能都不会想到,北京城超过60%的路侧停车位的收费管理仍在改制后的一家民企手里。其垄断了北京绝大多数的优质路侧停车位,却早已毫无声息的改制变成了一家民营企业,将公共资源坐收个人囊中,其个中奥妙值得我们去思考。

  一卡通公司也是如此,讳莫如深的一卡通押金,其根源是不怎么被公众所了解的一卡通公司,在见不得人的公开背后,究竟只是因为不想将收益交还给消费者,还是存在更严重的经济问题,甚至存在着更深层次的腐败?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而在行政高度干预,垄断化越来越强的情况下,不论公开与否,我们恐怕也只能选择一家公司的交通卡,继续忍受这不知情的剥削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