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罗天昊:中国可以考虑迁都
2013-10-08 11:04:02作者:罗天昊 来源:新浪博客 评论:

  首堵北京,大雾锁城。

  事实上,北京已成“危城”多年。人口膨胀,已超2000万。“首堵”盛名,天下公知,毋庸多言。北京的沙暴,亦已横行多年,最近的沙源距北京已只不到100公里。

  更为致命的危机,还不是上述因素,日益严重的大气污染和水资源奇缺,才是北京无法回避的困局。去年以来,多次毒雾锁京城,PM2.5 频频爆表,北京已成为世界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之一。在毒雾面前,连中南海诸公都难以幸免;而水资源不足,亦是北京多年顽疾,尤其是在人口膨胀之后更是如此,当下,北京的用水的人均占有量,在世界各国首都中居百位之后。为此而兴建的南水北调争议重重,祸福难测。

  在经济领域,中国东部发达,而中西部塌陷,先富与后富问题急迫。而在中日争端加剧,朝鲜半岛局势恶化的情况下,北京地处东部沿海靠北,其在农耕时代三面靠山的军事优势,已经荡然无存。“天子守边”成为历史。而鸦片战争以来,北京多次被从东线攻破,这种惨痛教训,亦引起了有识之士的警醒。

  迁都之议,并非自今日始。1980年初,学者汪平即就有人提出都城南迁,其后,有又众多学者提出各种迁都设想,一直郁于民间,未成庙堂之策。且根据中国宪法当下条文规定,中国人民共和国首都为北京,要迁都,需先修宪。直到2006年,在沙尘催折之下,479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提议迁都,迁都之论才正式走进公众事业。

  中国积弊,非到山穷水尽,难以改变。

  此前种种迁都之论,虽物议汹汹,但是,举凡沙暴,污染,拥堵,缺水等种种弊端,尚未至顶峰,犹如人体生疮,脓包未熟,直到今日,毒雾之害,居最高位者亦不可免,迁都之议成为国家正式讨论之战略问题,条件方始成熟。

  当下,关于是否迁都主要有三种争议。

  其一是,国都不可轻动。不仅举凡中央机关,各央企和重要高校集中北京,短期难以撼动,从国人传统心理来说,迁都有动摇根本,改变国体之嫌。国都的稳定,预示政权之稳定。

  而对于北京的种种困境,采取控制人口,建设卫星城的方法,这也是最近几年北京逐步抬高进入门槛,出台限户限购限车的三限政策的根源。同时,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北京应该减负,根据国务院批准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未来北京不仅是全国政治和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亦是金融,教育等全国服务业中心,同时还是北方经济中心,交通中心。诸多中心集北京于一身,使北京不堪重负, 在不改变首都功能的情况下,迁到哪里都一样,一动不如一静。

  不迁都的策略重点,是将首都解围的希望,寄托到建设“副都”上,即中心城区保留行政中央机构,而北京市政府和部分部委分散迁移到东部通州,以及西部。事实上,北京确实为此做了两手准备,在通州新城的计划中,专门预留了用地,以备将来部分中央机关和单位动迁。

  其二是,首都不迁,但是,可以设立陪都甚至实行三都制。

  历史上双都制并不鲜见,如隋唐时代,都为长安,但是以洛阳为东都;北宋时期,以为汴京为东京,以开国皇帝赵匡胤的出生地洛阳为西京。

  当下国际上的“双都”,一般是指一个政治首都,一个经济首都。世界上有几个国家实行这种制度,如荷兰、南非等。双都制既可避免城市的过度膨胀,也能使政治中心免受利益集团的控制和影响。

  当下中国流行的双都论,都提出以北京为正式都城,而在武汉,重庆,兰州,西安、成都等中西部广大区域内中挑一个陪都。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