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陈志龙:中小微企业有多难有多苦
2013-09-12 11:06:45作者:陈志龙 来源:搜狐博客 评论:

甲老板是搞餐饮的,他感叹说,现在做服务业,除了税务用“税控机”盯你,工商、环保、质监、卫生防疫、街道、城管等七所八所轮番上阵,“梳篦子”似的弄得企业鸡飞狗跳,不堪重负。

酒店还有两天就要开业了,质检局突然来几个人,突击检查厨房煤气灶具,说你这灶具火头有问题,过两天要派人来检查,结果未出不能开业,“否则责任自负”。明明是正规渠道进的货,碰到这阵势只能找人梳通打点,保证按时开业。

“每一家来的人都不会空手走的”,不是要罚款就是“撕票”——收费,稍迟两天交就威胁“再不交责任自负”。饭店每月交给所在大楼管理费数万元,垃圾泔水的处理合同中都明确由商场负责。但城管甩来一张万元垃圾处理费,饭店开在楼上,跟城管八杆子打不着,垃圾处理是环卫所的事。但“没有理由,家家都交”。

乙老板是从事建筑门窗生意的,今年以来企业之间拖欠货款严重。有时上半年开出的票,下半年还没回款。税务可不管你,只要开票,下个月必须缴税。今年业务量明显不如往年,可税务为了能提前“双过半”,就根据往年“经验值”给你加码派任务。下半年的税要提前到上半年交,明年的税提前到今年12月份入库,有时甚至提出按公司的人头数纳税。

如不听招呼,约你“喝茶”,现场不经意地间或有检察院或者公安派驻的税警来顺便“坐一坐”,“两次一弄,你懂的!” 这种或明或暗的灰色“钓鱼式执法”,让人心有余悸。

丙老板是做混凝土生意的,来参加这个会之前,他刚从一家银行买了鼓鼓囊囊一大包金银月饼回来。他说,给他贷款的银行每年都要摊派任务,“这是必须的”。

前几年是买基金、保险,有一次,300万的贷款还没下来,先谈条件叫他们买100万的理财型保险,实在扛不过去,讨价还价最后买了80万。“你说我要买那么多保险干什么?”

最近,这家银行代销的金银月饼卖不动,又打他们主意了。每克498的金月饼,价格比金条高出近一倍,叫他们几个贷款户过来,“帮助消化”,说反正是真金白银这“冤大头”当定了。银行放话了“这点小事如果都不配合,那以后还怎么合作呢?”

“他们也是柿子捡软的捏,大企业他们不敢开口,就专骗负我们这些小企业。”

他的“吐槽”很快引来另一位企业主家的“接龙式”抱怨,他说,银行经常叫他们去“配合”。前年,一家银行的支行长要他“帮忙”买银元宝,100克的他买了几十个,逢年过节就给亲戚朋友的小孩“抵压岁钱”。第一年还新鲜,两年一给,小孩都不要了。嬉闹着说:“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不收银元宝”。现在还有不少扔在办公室抽屉里。这两年是金银棕子、金银月饼,没完没了。

现在资金成本高,贷款利息放开了上限,上浮动辄30%,甚至50%,再加上要反复开票贴现,小企业资金成本如滚雪球般地迭加,长此以往实在吃不消。

据当地相关部门介绍,近年来,小企业还面临一个突出问题,一些民间灰色地带的资金,打着方便中小企业融资的幌子,建立起蝗虫般的民间融资性担保公司、投资公司。

他们与银行内部特定关系人密切分工合作,为那些同银行建立贷款关系的中小企业做“调头”、“过桥”融资生意,利率奇高。一位小企业主诉苦说,他按银行指引借的“过桥资金”,100万元本金,十天利息就要20000元,一天2000元,如果超过了10天,要收3000元一天。

当地监管部门人士坦言,这些短平快生意,主要是赚信息不对称的钱,能把这业务匹配成功的,多为银行信贷人员牵头,他们一手挑起民间资金,一手联系小企业主,人员利用信息不匹配来拉郎配,成功套利。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