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叶檀:国际投行的中国式腐败
2013-09-03 19:52:12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评论:

  到了某个特定的市场土壤中,不存在出污泥而不染的白莲花,因为白莲花全部出局。

  制度才是根本,制度能够让投行变成鬼,也能够让鬼变成人,国际投行雇佣高官,不过是进入中国寻租链条,寻找变现手段而已。

  8月17日,美国《纽约时报》等媒体披露,摩根大通因为雇佣国内官员子女遭遇美国执法部门调查,美国证交会与司法部携手调查类似案件,以确认是否存在不公平竞争,是否违反美国的《反海外腐败》法律。

  潜规则掀起冰山一角。投行以关系而不是业务能力争取生意已非一朝一夕, 8月18日,路透社援引中国业内人士的话称,投资银行在中国雇佣官员子女“已经有20多年历史”。而要求匿名的业内人士指出,各大投行争聘官员子女,作为进入全球最活跃的资本货币市场的敲门砖。媒体点名指出,美国证交会开始民事调查,查明雇佣唐双宁之子、前铁道部副总公司张曙光之女获得大投行项目,是否违反美国的反贿赂法。光大集团已经发布声明,否认了自己在选择摩根大通作为承销商时存在任何违法行为。

  国内的《财经》网提出相反意见,这些中国区高管许多是官员的子女,他们的任期甚至和所在外资投行获取中国企业IPO的时间相一致;他们的任职与否甚至会影响外资投行中国区业务的发展。获得这些项目成为关系与能力的比拼,同样的一二线投行,选择这家而不选择另一家,有无数冠冕堂皇的理由。除了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企业如中石油、中石化、工行、农行等公司之外,其他如南车电气、中铁建等公司,均有无形之手在背后运作,《证券市场周刊》对此有详尽描述。

  大投行项目的操盘手背后,往往有可观的家世与可操作的人际交往圈子,不进圈子没有投名状,想获得大项目,机会微乎其微。8月30日,英国《金融时报》进一步披露,一项内部调查发现,数十名雇员的招聘过程值得进一步审查,调查还发现一些文件显示,一些新任用的人员与某些具体的交易有关联。某银行的高管在为投行辩护之余承认,摩根大通在文件中列明某些人员任用与具体交易挂钩,这似乎超出了业内标准实践。

  有意思的是,中国引进国际投行,原本是希望引进国际经验,获得大投行、大投资者的支持,没想到国际投行没有改变市场,反而成为“不找市场找市长”理论的践行者。

  投行业务已经成为腐败重灾区。在资本货币市场上赢得大项目,通常是大笔进帐的一锤子买卖。以百度为例,在美国上市,高盛等承包商瓜分了大约七百万美元的佣金,同时获得了四十万股百度的期权,有时承销商还拥有原始低价股。以百度当天的收盘价九十美元左右算,高盛获得的期权价值两千五百万美元,截止北京时间2013年9月2日晚,百度股价已经达到135.53美元。

  根据深交所的数据,截止2006年年底,在美国、香港、新加坡三个主要海外市场,有401家内地企业上市,总市值与流通市值为9548.38亿美元,如果以5%到7%的佣金比例加上其他分销返还等途径,200到300亿美元的佣金手中擒来。面对大客户,投行佣金可能大幅下浮,如脸书仅1%,而2006年中行上市约为发行规模的2.5%,下浮佣金是为了获得低价的好公司股票,获争取更多的大项目。

  佣金收益是国际惯例,没有必要说三道四,可怕的是,投行进入中国利益链条,利用寻租手段游说企业上市、并购等等,或者雇佣官员子女游说掌握实权的政府官员强迫企业收购,中国国有大型企业不仅不能获得国际市场的先进经验,还会受到国内权力与国际肥猫的双重绞杀。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