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王亚煌:城市人口控制如苹果饥饿营销
2013-07-31 10:43:52作者:王亚煌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论及国内城市的建设,一线城市的人口规模控制一直是政府最头疼的问题。在刚刚传出发改委将大幅上调特大城市的人口标准之后,据新华社电,习近平总书记又在党外人士座谈会上表示要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合理调节各类城市人口规模,提高中小城市对人口的吸引能力。

大城市的人口压力不是一天形成的。一方面,自改革开放以来,政府对流动人口的限制大为放松,以前进京还需办介绍信,现在我们想去哪里都可以,虽然福利上依然与户籍捆绑,但从行为上已经没有了束缚。另一方面,由于发展不平衡,城乡之间、东西部地区之间、大城市与中小城市之间经济差距不断拉大,在就业岗位数量与层次,以及公共服务供应上也都形成了巨大差距,这就导致了人口的自然趋利性流动。

然而在很多一线城市人口已经不堪重负的同时,政府在调节人口规模上却一直采用的是高分准入和严格限制的办法,这样非但没有起到有效控制的作用,反而导致了合法性迁移资源的稀缺,当地人与外地人的矛盾,以及人口的恶性聚集。

究其原因,笔者认为城市人口控制正如苹果手机的饥饿式营销一样,这种在商业上能成功的做法,在公共管理上反而会产生副作用。其中最直观的表现就是供给越少,需求越大。苹果手机饥饿式营销的精髓在于有意调低产量,以期达到调控供求关系、制造供不应求“假象”、维持商品较高售价和利润率的目的。而我们在城市人口控制上却与此高度相似:一线城市户籍的高准入制度,使得其长期保持高需求状态。因为供应量少、获取难,所以其已经成为了一种身份阶层标示,甚至带有了炫耀属性,受人追捧。

此外,苹果手机之所以能建立起饥饿式营销,很大程度上来源于产品的优质性,甚至是独一性。在较长一段时间里,苹果手机在智能手机领域起到了标尺作用,不论在理念上,还是设计和性能上,都是处于领先地位的,这种优势成为了饥饿式销售的前提。人口控制也是一样,为何人们在严格管制的情况下还纷纷涌入大城市,其最大吸引力还是来自于大城市较好的城市环境,完善的公关设施,更多更好的就业机会,以及高标准的公共服务。

而两者导致的结果也很类似。苹果手机饥饿式营销在成功的同时也有不少副作用,例如由于需求过大,导致了水货的泛滥,非正常途径购买者的大幅增加。城市的人口控制则导致了户口地下买卖生意的流行,和未被政府认可的大量人口迁移。上次人口统计显示,中国有2亿多的流动人口。从学术上来看,这些人大部分已经不能被称之为流动人口了,因为只有短期的、临时性的、势必还会回归的才能算作流动人口。而我们的流动人口大多已经在异地有稳定工作,定居了下来,可能只有过年才会回到自己的原籍地。政府之所以还将他们称之为流动人口,无非是因为没有获得官方户籍的长期居留许可。这种既成事实与官方政策的矛盾,对苹果而言是保修和消费者维权问题,对社会来说将会是稳定巨大的威胁。

正是由于我们的城市人口控制与苹果手机饥饿式营销有极大的相似之处,因此笔者认为在治理上也不妨借鉴后者的经验。现如今,苹果手机饥饿式营销的效果已经远不如前,人们对其也不再热衷,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同等质量手机品牌三星的崛起,以及不同价位、不同档次、不同定位的国产智能手机纷纷涌现,这些手机的供应极大的分流了消费者,使得苹果青春不再。

城市人口控制也完全可以如此,正如习总书记所说,大力发展中小城市。这不仅要提升中小城市的硬件与软件条件,增强其竞争力,还应同步减少大城市的行政资源优势,削弱其吸引力,让更多行政可调配的资源流向二三线城市,而不是在首都与省会聚集。唯有这样,才能化堵为疏,有效缓解一线城市的人口压力。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