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政府主导投资与奖罚不对称的困扰
2013-07-30 13:33:38作者:张五常 来源:搜狐博客 评论:

二○○七年起中国的经济出现了不少沙石,麻烦的,今天的热门话题包括政府要不要大手投资,刺激一下,又或者问要鼓励内需还是内供。我对这些话题的看法还是基于五十年前学得的基础,跟同学们今天学的是不同了。经过多年对真实世界的观察,自己发展起来的学问跟当年的师友有颇大的分离。这里先谈政府投资,有机会再论内需与内供。阐释得正确,我认为内需与内供是同一回事,只是「因」与「果」的看法,不同的学派不同。

政府主导投资可以刺激经济是凯恩斯学派的老生常谈,加上本科教的乘数效应有吸引力。这学派上世纪六十年代日渐式微,二○○八年美国出现金融风暴,该学派再抬头,但美国政府大手花数千亿美元后,得到的效果是零。看来今天在西方再没有谁高举这学派,只是北京还有学者建议中央政府继续大手投资。同学要注意:凯恩斯学派的经济学可不是凯恩斯本人的经济学。凯氏多才多艺,是个天才,可惜他主张的究竟是什么难有定案。同学不妨参考Axel Leijonhufvud四十多年前出版的On Keynesian Economics and the Economics of Keynes这本非常好的书。

投资理论要拜费雪为师

经济学者反对政府主导投资有两点。其一是凯恩斯的乘数效应是基于失业的人无数,如果失业人少,政府投资会出现挤出效应(crowding out),即是政府投资只能把生产资源从甲项目调到乙项目去,得不偿失。其二是政府投资一般没有考虑以市价为准的回报,经济效率历来乏善足陈,搞出个大政府是引狼入室。我不同意第二点!出自洛杉矶加大与芝加哥大学这两所自由市场圣殿,反对这第二点是离经叛道了。

今天的同学一般没有读过费雪八十年前出版的《利息理论》。那是一本细读后会觉得自己的智商跳升十点的书,其中对投资与消费的分析古往今来无出其右。费前辈之见:利息是购买提前投资或消费之价,而投资是消费在时间上的权衡轻重。不是浅学问,但清晰明确,我在《收入与成本》的第二章解释了。

投资要讲回报大家知道,即是在边际上回报率不要低于市场的利息率,而在回报中要考虑广及社会的「外部性」也是老生常谈。费雪的贡献是以利息这个市价来分析投资与消费的社会均衡,清晰地处理了社会通过利息的指引与市场的运作带来不同投资项目的边际回报率相等,以及不同消费者的时间边际意欲相等。这均衡有经济内容,其中的巧妙处理是一个「分离定律」(Separation Theorem),说投资与消费可以分开来处理,从而带到帕累托至善点。

从经济的角度看,投资不能脱离费雪划定下来的原则而还有可观的成就。下文我会解释,中国的地区干部虽然没有学过,但在地区的权利界定或约束竞争的局限下,他们的投资策划一般是遵守着费雪的原则走,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也。这是中国出现经济奇迹的主要原因。

自由学派坐井观天

我们不要误信自由经济学派之见,认为凡是政府主导的投资皆乏善足陈。关键问题不是政府与私人之别,而是投资决策者面对的局限是些什么。一九九三年我带弗里德曼到上海浦东一行,跟他解释政府要发展浦东的庞然大计。当时浦东只有数十家一层高的小商店,据说是建造给邓小平看的。弗老之见,是政府主导投资十试九败,浦东的构思不可取也。五年后弗老再访浦东,不相信眼睛见到的。今天浦东怎样大家知道。然而,浦东的发展是个庞大、复杂的项目,除了后来地价被带动急升是明显地不支持弗老之见,究竟经济效率能否胜于纯由市场指导还可有争议。但好些较小较为简单的投资项目,在中国,政府主导胜于私人的例子不胜枚举。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