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改革发改委是转变政府职能的关键
2013-03-09 19:19:19作者:顾骏 来源:中国经营网_中国经营报 评论:

  在国家发改委的沿革中,还出现过一个小插曲。1982年3月8日,国务院设立“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作为研究、协调和指导经济体制改革的综合性专门机构,其主要职权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为改革开放作“顶层设计”。但是1997年9月,国家体改委撤销,改设“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2003年,“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改为“国家经济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时,“体改办”被并入其中,由此“体改委”只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留下一个“概念性存在”,况且还是跟在“发展”之后。这显示的不仅是一个机构的消失,还有改革本身进入低谷和一个政府职能收缩阶段的结束。

  作为“国(务院)中之国(务院)”的国家发改委,职权过大,必然一方面卷入微观经济运行过深,影响市场配置资源的合理性和效率;另一方面同政府具体职能部门形成职能重叠和冲突,比如,国家发改委名义上行使宏观管理职责,实际上替代了行业部门的决策权和监督权,结果是行业部门有职责无权力,而发改委有权力却不承担职责。体现于发改委但不局限于发改委的权责脱节、效率缺失和权力寻租,构成新一轮政府机构改革的动力。

  不同于过往的“精兵简政”,2008年的“大部制”改革力图通过对职能相同或相近部门进行整合、归并,减少部门间职能交叉、相互扯皮现象,来提高行政运行效率。但一则由于“大部制”过于注重政府内部的机构整合,仍属于外延式改革,实现的只是政府职能的横向转移和拼接,既没有达到政府职能整合的目的,更没有解决政府在经济和社会生活中的职能定位问题;二则即使在政府内部,机构“面和心不合”,大部之内形同“邦联”,原有系统仍在独立运行,司局之间职能交叉严重,沟通协调的成本居高不下,“外部问题内部化”。这两点正是中国继续政府改革必须有所突破的。

  放权改革

  新一轮“大部制”改革首先将对权力过于集中的部委有所“动作”,比如铁道部,但国家发改委很可能是重中之重,已有专家指出,“发改委是大部制或者说内涵式大部制改革的晴雨表。”据悉,改革的核心是让发改委从微观管理中抽身,将其项目审批权、经费审批权等具体权力剥离出来,下放到行业部门,通过职权转移,解决政府机构重叠、职能交叉问题,并为解决行政资源割据、利益部门固化等问题创造机会和条件。

  特别是,新一轮“大部制”改革将更加突出政府职能转变,通过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减少对微观经济活动干预,发挥市场的配置作用,同时完善宏观调控体系和制度。这意味着,“大部制”改革虽然以改革发改委为突破口,但真要完成政府职能转变,就不能止步于“合理确立发改委的职责”,简单将其原先承担的职能转移给行业部门,而是要首先界定到底哪些职能是必须由政府来行使的,哪些职能应该回归市场或社会。根本上,发改委位高权重不是政府包揽太多的原因,而是结果,没有事实上政府到处干预经济和社会生活,就不需要发改委掌握那么大的权力。反过来,如果政府试图占有更多资源的利益驱动得不到制约,即便发改委的职权削减了,也会有其他行业部门乘虚而入,到时原来一个部门独揽大权的局面将被众多部门各自为政的局面所取代,一个部门的寻租被众多部门的寻租所取代,政府的效率不可能提高,而正常的市场和社会生活秩序则会受到更大干扰。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