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金碚:构建改革机制中的“无知之幕”
2013-03-09 19:01:40作者:马连鹏 来源:中国经营网_中国经营报 评论:

  “政府部门本应有‘壮士断腕’的决心,但许多部门的意愿却是‘守土有责’‘寸权必争’。”

  每年的全国两会都是改革呼声的爆发期,中国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集中暴露了社会公平、收入分配等深层次矛盾,在中国现有治理模式下,民众将最大的希望寄托于中央政府主导的体制改革,也就是政府职能部门的改革,以此推动整个社会结构的转型,尤其是利益分配格局的公平。但现实的问题是,“利益部门化”与“改革部门化”的天然矛盾这种改革成效甚微,参与制定改革方案和执行改革的政府部门往往通过改革强化自身权力,于解决社会矛盾无益。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金碚认为,在强政府体制短期内不会发生根本改变的情况下,要推进市场化的改革,就必须改变“政府部门自己改自己”的现状,对改革本身的机制程序进行设计。金碚提出在改革机制中构建“无知之幕”,让来自政府部门的人士在发挥专业优势的同时,与部门利益脱钩。

  《中国经营报》:是什么促使你思考中国改革本身的机制设计问题?

  金碚:首先必须认识到,今天我们继续推进改革的社会基础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经过三十多年经济社会的飞速发展,在积累了存量巨大的物质财富的同时,中国社会也形成了复杂的利益结构,民众对公平分配的诉求日益强烈,而且越来越希望自己能够参与改革设计和决策。时代背景的变化要求,深化改革需要有更有效的改革机制。

  其次,中国改革目前遇到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部门利益和既得利益的阻碍。回顾三十年的改革就会发现,凡是“自己改自己的”,即由政府部门主导自己领域的改革,一般都会以所谓“特殊性”“复杂性”为理由而偏向或限于停滞,而由非自己行政部门主导的改革大多进展顺利,成效显著。比如,之所以工业领域的改革相对最彻底,就是因为决定工业体制改革方向的不是工业部门自己,结果是政府的工业管理部门撤销了,而其他“自己改自己的”政府管理部门的权力却强化了,比如发改委、教育部。这实际上是与减少政府干预的市场改革方向背道而驰了。因此,要切实推进改革,抑制改革过程中政府部门权力的扩张,就必须构建有效的制衡机制。

  《中国经营报》:前段时间,舆论一直在讨论“重建体改委”,由这样利益中性的部门来推进改革。你如何看待这个思路?

  金碚:一般来说有两种有效的改革机制:一种是由超越集团利益而代表社会理性的(利益中性)机构主导改革;第二种是由各利益集团进行公平的博弈,通过公共选择的公平博弈程序做出改革决策,避免公共权力机构(政府行政部门)在参与改革中发生牟取(部门甚至个人)私利。

  然而,任何的改革设想都必须在中国的现实国情下实行。中国几千年来,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政府行政体系。这一强政府系统是中国的优势,也是中国的问题,优势表现在行政效率比较高,控制力强,问题就是前面说的形成行政权力的扩张惯性,有可能阻碍不利于行政部门自己利益的改革。强政府体制短期内难以改变,也就意味着中国不可能完全抛开政府行政部门推进改革。

  “重建体改委”这样的“中性”部门是一个思路。但是,它的设定其实还是没有跳出行政部门主导改革的窠臼,一旦固化下来,也会形成自己的部门利益,也许又是另一个握有审批权力的部门。而且,即使它是利益中性的,但问题在于,完全中性的组织往往缺乏信息优势,尤其在具体而微的细节改革上。比如,这样一个独立中性的部门,如果抛开铁道部门设计铁路领域的改革方案,那么铁道部门一定会以种种其他人难以争辩的理由反对这样的改革方案。而且可以要挟说:如果不按他们的意见办,就一定会失控、出事、混乱,或者无法执行。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