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高培勇:“营改增”是财税重大变革导火索
2013-01-05 17:18:09作者:杜丽娟 来源:中国经营报_中国经营网 评论:

  《中国经营报》:结构性减税的特殊含义在于有增有减,但从“营改增”试点看,似乎出现了一些征收乱象,您如何看待?

  高培勇: 2012年7月份,在不少地方,税务机关在“时间过半,完成任务过半”的口号下,掀起一场加强税收征管、确保税收增长的行动。

  这种以突击性行动的方式确保任务完成的举动背后,其内涵更令人担心。基于各种难以言表的因素考虑,不少地方所锁定的税收收入任务,并非是全国人大或各级人大通过的2012年财政预算收入指标,而是将本来具有法律意义的预算指标抛在一边,由党委或政府出面,根据自身需要另定一个指标。例如,不少地方规定的今年税收收入增长率都在15%以上,个别地方甚至摸高至25%。有些地方,表面上虽未直接规定具体任务数值,但附加了更为可怕的抽象原则:或不低于全省或全国平均增长率,或者高于全省或全国平均增长率若干个百分点。

  照目前这样的势头发展下去,增税和减税的效应互抵之后,民众强烈期待中的结构性减税极有可能演化为事实上的结构性增税。

  《中国经营报》:目前,我国推行结构性减税,你认为效果如何?

  高培勇:单就减税项目的个数而论,结构性减税的动静不能算小。然而,一旦脱出项目个数的局限而论及规模,则会发现,即便将所有的项目加总求和,结构性减税所触动的税收数量至多才几百亿元 。所以,给人的总体感觉是,目前我国的结构性减税不仅缺乏总体规划,而且明显带有”零敲碎打”的特征,尚无一个规模的界定。照着目前这样的格局走下去,很难将结构性减税落到实处。

  其实,界定结构性减税的规模并不难。根据财政部数据,2012年的财政赤字规模为10700亿元,这笔财政赤字不是用来增加支出,就是用来减少税收,或两者同时发生。鉴于今年积极财政政策的主要载体为结构性减税而非扩大政府支出,那么,这笔财政赤字主要用来支撑结构性减税而非扩大政府支出 。

  照此推算,即便将今年财政赤字的一半用于支撑结构性减税,那么,结构性减税的最低规模也应在5350亿元。再进一步,倘若按照结构性减税重于扩大政府支出的思维操作,保守推算,结构性减税的规模也至少在6000亿元。

  结论很明显:在当前的中国,抽象地谈论结构性减税而不深入到具体规模,或者,热衷于一个个减税项目的陆续推出而无一个至少涉及规模的总体规划,都不是我们所追求的结构性减税。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