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高培勇:“营改增”是财税重大变革导火索
2013-01-05 17:18:09作者:杜丽娟 来源:中国经营报_中国经营网 评论:

  高培勇: 作为现时地方政府掌握的几乎唯一的主体税种,营业税收入大致占地方政府税收收入的一半以上。随着营业税改征增值税,地方政府掌握的唯一的主体税种便进入到中央和地方共享税序列,地方政府税收收入的一半以上便进入共享税收入范围。

  尽管目前可以采用临时性的安排——将原征自营业税地盘、现改征增值税之后的收入原封不动地“还给”地方政府,但在体制上,地方政府的自主财源被“挖掉”了一大块。失掉了这一大块自主财源的支撑,地方财政收支平衡的基础便被打破了,从而也就有了重建地方主体税种以及地方税体系的必要。

  鉴于既有税制体系下的各个税种分别已有各自的归属,难有“调换”可能,新的地方主体税种的选择,肯定要涉及“增设新税”或“改制老税”。

  在这种情况下,以房产税为代表的财产税,开征进程可能就会加快,但是相关部门利益博弈由此而生,一方面是补充税收空缺,一方面是利益博弈,对地方政府来说是个极大挑战。

  《中国经营报》:“营改增”之后,增值税本身的改革应该怎么发展?

  高培勇:随着增值税比重的上升,增值税税率应削减。在“营改增”之后,倘若其他税种不作相应调整,增值税在全部税收收入的占比就会一下子跃升至55%以上。这既不利于防范财政收入风险,更不利于税收收入体系的均衡布局。

  所以,一方面,鉴于“扩围不增(份)额”是应当尽可能争取实现的目标,另一方面,也鉴于进一步加大“营改增”减税规模效应的考虑,很有必要在实施“营改增”并扩大其试点范围的同时,启动降低增值税税率的改革。

  以目前的增值税标准税率水平计,每降低一个百分点,可收获减税2000亿元的规模效应。再加上附属于增值税之上的教育费附加、城建税和地方教育费附加,由此而带来的减税,其减税总规模可望达到2500亿元上下。

  不过,一旦增值税税率降低后,未来保持税收总量平衡的条件下,亏损部分要用其他税种填补,有可能是以个人所得税、房产税为代表的这一类直接税来做填补。

  警惕“结构性增税”

  《中国经营报》: 在上海的试点中我们看到有一些行业出现税收“不减反增”的情况,这是否是之前预计到的?

  高培勇:上海正在进行中的“营改增”试点,也可称作增值税“扩围”。增值税和营业税是在我国的一般流转税领域同时并行的两个一般流转税税种 。两者基因相同,唯一的差别在于两者各有各的适用范围。前者适用于制造业,后者适用于服务业。

  正因为如此,上海的增值税“扩围”试点,在其启动之前,首先做的一件事,便是对现行增值税税制的某些条款或规定加以相应调整,使之适应于服务业的运行特点。比如,在原有17%和13%的基础上,增设了11%和6%两档新的较低税率;对小规模纳税人适用3%的征收率,对应税服务出口适用零税率或免税;以500万元年增值税应税销售额为标准,将纳税人区分为一般纳税人和小规模纳税人,如此等等。这些调整措施,无疑是推进“扩围”所必需的,有助于“扩围”试点的成功。

  但是,从根本上说,这些调整措施多半限于局部, 带有修补性质、属于临时性安排。因而这样的方案,至多能够应付试点的短时之需,而难以做长远打算。

  因为,1994年后的现行增值税税制,是专门着眼于为制造业量身打造增值税的目标而设计的。它的设计理念、运行规则及其具体安排,都是建立在制造业运行特点的基础之上。随着试点时间的延续,试点方案,其自身的局限性也就逐步凸现出来。比如,在总体上以不增加纳税人税负为前提而启动的试点改革,一旦延伸至具体的企业或产品,如物流业,因其自身的特点,有些企业或产品便可能面临增税而非减税的事实。若长期实施甚至推广至全国,肯定会遭遇一系列难题。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