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中国人的税负痛点在哪儿?
2011-09-26 19:34:31作者:梁发芾 来源:羊城晚报 评论:

\福布斯认为中国人的税负痛苦指数为全世界第二,这其实是一件旧闻,但最近有媒体冷饭热炒,引起争议。

  所谓税负痛苦指数,显然主要是从主观感受出发进行的分析。而一些专家,以中国的税负不高来证明中国人的税负痛苦指数不高,是在偷换概念,自欺欺人。税负痛苦,自然与税负有关,但税负显然不是决定其高低的唯一因素。有不少因素,都会引起税收的痛苦感受,那么,到底是哪些因素造成人们的税负痛感,中国人的税负痛点,到底在什么地方。

  不用说,税负痛苦或其痛苦指数首先还是与税负水平有关系。虽然一些专家认为中国宏观税负不高,仅有21%,但是,这里使用的是最小的统计口径,也就是税收占GDP的比重这个口径。人们或许不知道的是,中国政府不但有税收,还有大量的收费和基金,还有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收入,如土地出让金、强制捐款、公路收费、罚款等,都是强制进行并由百姓到政府的财富转移。

  在国外,税收是政府最主要的收入,而在中国,非税收入与税收平分秋色。无论叫做税还是叫做费或者别的什么,都是政府向老百姓的强制征收。从广义来讲,它也是税负。将这些负担计算进去,中国人的宏观税负大概超过40%。专家们对于税收没有感受,他们应该听听那些经商做买卖的中小企业主们是怎么想的。他们因为重负而痛苦不堪,在沉重的税负面前,他们不得不做假账,偷税漏税,行贿税吏。一句话,作为良民,他们不得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情。

  中国纳税人的税痛还在于,绝大多数税种从决定征收的那刻起,就没有得到纳税人的赞同。在英国,从相当于中国的南宋时期开始,《大宪章》就规定没有贵族纳税人同意,政府不得开征新税,这是纳税人的赞同权,此后又形成纳税人的代表权,参与权等等权利。目前中国二十种左右的税种,只有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和车船税是由人大立法的,是听取了人大代表或常委的意见的,其他所有的税种都是国务院的暂行条例。最重要的税种如增值税,消费税和营业税,政府单方面制定实施,纳税人自始至终未有参与立法,表达意愿的机会。不明不白之中,纳税人头上就强加了必须缴纳十多种税收的义务。纳税人没有被尊重,其意见和愿望没有被听取,纳税人当然有意见,有痛苦。

  纳税人既然出了钱,那么,税金用于什么地方,用于什么目的,纳税人是不是应该有发言权?是不是有知情权?是不是有监督权?这应该是不言而喻的常识。但目前,国家财政预算的编制、审批和执行,都没有纳税人什么事。人大审批预算,匆匆走个过场,而预算的详细内容,纳税人根本无从知晓。全国每年有巨额财政资金用于“三公”消费,但是,纳税人既无从知晓详情,也无从监督问责。本质来说,税收,是公民购买公共服务的价格。公民缴纳了税金,就有权享受公共服务。这是人民与政府之间的一种交易,一种买卖,一种契约。交易是否公平,买卖是否合理,完全看双方权利义务是否对等。按照这种常识,人们纳税,就应该得到公共服务的回报。但是,我国税收近些年大幅增长。税收成本达到税收总额的8%,行政管理成本高达财政支出的18%以上,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官。

  在中国目前的现实中,无论新税的开征,还是税金的使用,都不必顾虑纳税人能力也不必在意他们的感受,视纳税人权利与感受如无物。

  改变世界历史的英国革命、法国革命和美国革命,其导火索都是不公正不合理的税负,中国历史不少改朝换代的大事,起源于不胜负担的苛捐杂税。毛主席说:“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我们真的应该关心一下历史上因为无视纳税人感受而引发的大件事。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