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如何让打工者融入当地
2011-06-17 17:29:11作者:鄢烈山 来源:南方网 评论:

  “外来务工人员”和“流动人口”,是一个全国性、全局性的问题,我有一个强烈的感觉:那就是城乡二元的户籍制度改革,不能没有时间表,再这么小打小闹地搞下去。

  户籍壁垒森严之最,北京与上海“当仁不让”。毋庸赘述,单讲就业歧视和排斥,两市的出租车司机不容外地人染指,就是路人皆知的事实。上海学“一国两制”的香港“优才计划”,特殊人才也要住满七年才能获得户籍(高官组织调动应该是例外吧)。因此,本文就以京沪两地近期发生的新闻来阐述如题所示的观点。

  在陕南宁强参观地震灾后重建的学校时,我感受到校舍建得很好,农村学校也办起了学前班,但是打工者家庭的留守儿童缺少父母关爱,是现行户籍制度下无法解决的难题;山区孩子在回家的路上靠爷爷奶奶监护,甚至连人身安全都难以保障。而随打工父母在城里读书的孩子入学固然难,因户籍作梗中考、高考更是难题。现在的农民工都非常重视子女教育,不希望子女重复自己的人生道路。因而,他们最需要的是城市的身份认同,让他们享受同等的公民权利,特别是子女受教育的平等权利。

  可是,要撼动现存利益格局谈何容易!5月6日北京市教委宣布,今后非京籍生在京借读只需要提供暂住证和原籍户口证明,这表明北京是有条件推进这方面改革的。但是,第二天又宣布收回成命,退回到要“五证”齐全的老路上。能解释清楚这是为什么吗?前一段时间,北京一直有打工者为子女上学与考试问题奔走,乃至自己凑钱请专家学者和记者为他们呼吁。我在6月6日的《新京报》上发表了《新生代农民工最需要的是什么》的评论,北京打工者在微博上发信息,邀请我上“我要高考网”支持他们的诉求。不难想像,他们是多么执着而急切地希望改变城乡分割的户籍制度给他们的子女发展带来的不公平的障碍。如果对这种诉求视而不见,他们长期积累的怨恨总要寻找宣泄的出口,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再说上海的事。据河南《大河报》6月11日报道,河南开封通许县农民工周宝峰在上海务工期间,因与公司保安发生冲突(自言是见20名左右的保安殴打其老乡工友,他与另外4个河南杞县老乡出面阻止),被上海市劳教委以有寻衅滋事行为,决定收容劳动教养1年。周宝峰向家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法院终审判决周宝峰胜诉,目前,他已被解除劳教,恢复自由(另外4人在诉讼中)。中级法院判决的主要理由是,周宝峰虽家居农村,但属进城务工人员,且在上海有工作单位和固定的住址,并非流窜作案人员,不属于《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九条规定的劳动教养对象。本文想说的是,这不是一个“司法地方化”的问题,而是在现行户籍制度下“外来务工人员”不可能变成当地市民,输入地司法者难免带有歧视外来人员而以维护本地秩序为重的倾向。

  我们听多了司法机关为维护本地政府和官员的“形象”而跨省捉人的案例,也听多了一些公安机关介入经济纠纷为本地企业到外地捉外地“债主”的事,这不是什么好现象;但河南的法院肯为周宝峰这样的打工者讨公道,这样的案例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不能不表示赞赏。

  本文不拟讨论司法制度问题,而是由此想到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我可以断言,如果没有城乡分割的户籍制度,而像从前不论何方人氏,在上海找到工作就自动成为上海市民,这种官司就根本就不会发生。

  审时度势,农民工输出地与输入地政府合作的蜜月期(假如曾有)早已不可能再有:一来是,随着打工者生育愿望降低等因素的出现,计划生育政策势必放松;二来产业升级和转移,到处可以打工,原农民工输出地政府不愿再为本地富余劳动力找工操心。换言之,如果户籍制度不尽快改变,打工者不能融入当地,两不管的“流民”将越来越多。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