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冯海宁:降物流成本核心是打破多重垄断
2011-06-10 21:24:03作者:冯海宁 来源:证券时报 评论:

\6月8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提出8项物流业配套政策措施(简称物流“国八条”),决定从税收、土地政策、降低过路过桥收费和加大物流业投入等方面着手,进一步促进物流业健康发展。物流业发展“轻装上阵”,可促进物流行业良性发展,降低整个社会物流的成本。

  在消费者物价指数(CPI)高企、民生负担加重的背景下,物流成本成为今年舆论集体“炮轰”的重点。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国八条”,显然是剑指畸高的物流成本,无论是减轻物流企业税负,还是加强土地政策支持,或是降低过路过桥费用,基本都击中了物流成本过高的要害,这既是顺应民心之举,也是管理CPI之需。

  有关数据揭示,2010年中国物流总费用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约18%,比发达国家高出一倍。还让人震惊的消息是,全世界82%的收费公路在中国,流通成本占到50%至70%。由此可见,舆论“炮轰”物流成本很及时,国务院治理也很及时。可以说,物流“国八条”比今年出台的部门规定和地方规定更全面更权威。

  尽管物流“国八条”涉及面很广,但我以为,“国八条”只是针对物流企业,治理的是狭义的物流成本(主要是指运输、仓储、货代等)。而要从根本上治理畸高的物流成本,除了要治理狭义物流成本,还要降低广义物流成本,包括不合理的燃油成本、零售成本、行政垄断成本等,不仅涉及很多国企,还涉及地方政府。

  也就是说,不仅是税负、土地、过路过桥收费等“推手”推高了物价,还有其他“推手”遗漏在物流“国八条”外,理应“一网打尽”。事实上,广义物流成本涉及的问题更为复杂,更难以治理,但必须治理,否则的话,降物流成本可能治标不治本。而治理广义的物流成本,则关键在于打破各种垄断。

  比方说,地方行政垄断推高了物流成本就需要治理。虽然物流“国八条”提出要降低过路过桥收费,但如果不能彻底改变地方政府垄断公路、桥梁收费的局面,恐怕有的收费降低了,而有的收费可能会变相增加。我们的物流成本之所以畸高,首要原因是地方政府垄断公路、桥梁等公共资源,并当成了“提款机”。

  很多公路、桥梁“超龄”乱收费、高收费,表面上看是某些地方国企垄断惹的祸,实质是地方行政垄断的结果,高速公路公司等国企仅仅是代替地方政府收费而已。正因为很多地方政府都把公路、桥梁当成了摇钱树,所以才出现地方政府与民争利、物流成本难以降低的局面。

  行业垄断这个“推手”需要治理。以物流成本中的燃油费为例,中石油、中石化不仅垄断原油进口权,基本上还垄断了很多成品油批发和零售资源。尤其是成品油销售量最大的高速公路、国道附近,几乎全被两大石油企业的加油站霸占。中石油和中石化日进6.38亿元就是行业垄断的结果。

  不得不提的是,零售业垄断不除,物流成本难降。据有关专业人士披露,部分超市收费达到40%~45%,超市在进价基础上要加价40%卖给消费者。超市、商场这样的零售终端之所以能获得暴利,主因就是利用自己的垄断特权设计各种名目进行乱收费。唯有让商场超市充分竞争才能把产品最后的不合理流通成本拿掉。

  物流“国八条”已经举起了反狭义的畸高物流成本的旗帜,打破垄断、反广义的畸高物流成本也值得期待。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