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民意就等于非理性?
2011-04-14 17:19:37作者:顾骏 来源:东方网 评论: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李玫瑾关于药家鑫案的电视言论,引发舆论大哗。其中一些学者的立意相当高,先有从专家人格的角度评判李玫瑾的,又见有从专家理性的高度来评判李玫瑾的,题目很大:“专家意见就等于理性?”(见4月12日《南方都市报》)特别是文章中最后说:“这样,民意与理性就各得其所。优良的治理秩序必然是民意与理性同样发挥作用……”

  对像药家鑫案这样的恶性案件有不同看法,很正常;对别人的观点,包括专家的观点有不同意见,也正常。直接谈就行,为什么绕得那么远,不去讨论观点的提出是否有事实依据,证据的选择是否合理,论证的逻辑是否符合参与讨论者的共同习惯,如此等等,却老提那些无关紧要的“人格”、“理性”之类不着边际的概念?更不知道,什么时候专家被等同于理性,民意被等同于非理性了?

  再说了,在人类所有认知能力中,是否理性就居于王冠之珠的地位?我们知道,人类最本质的素质是创造,人之为人,确保电脑不会取代人的最根本的素质是创造,而创造来自直觉,不来自理性,至今人类没有找到可以确保得到创造性作品的“逻辑程序”。而理性说到底,只是反映为“目的与手段之间有效的逻辑关联”。这种“如果没有真的不方便,但有了也未必能解决一切问题”的东西,为什么被人提得那么高,是不是至今中国的学者还停留在启蒙时代或法国理性主义时代出不来?

  且不说中国人从来不相信理性和逻辑能决定一切,所以才有“道可道非常道”这种感悟。就是在更加推崇理性的西方,经典社会学家早就论证过,人类的理性和理性决策根本上建立在非理性基础之上,没有信任,活跃在市场上的理性人就连一张合同都签不下来,而信任,特别是死心塌地的信任,绝对是非理性的。苏格兰哲学家也表达过“情感是主宰,理性只是实现情感要求的手段”之类观点,而当代经济学更是以“理性的不完善”为逻辑起点。

  怎么在今天的中国,理性却被人捧得如此之高,盘踞至尊地位?甚至还被同民意截然对立?即使人们不追究理性是否值得崇拜,至少可以反问一句:民意就没有理性,就等同于非理性吗?

  如果承认所谓民意无非就是众多个人通过互动形成的一种倾向性意见,由个别意见的趋同、对冲或彼此强化所构成,那么,说民意不理性,无非两种可能,要么指作为民意构成的个人意见本来就不理性,要么指个人意见达成共识的过程会带来理性意见的“去理性化”。再不,就只能是两者的叠加:非理性的个人意见汇集成更非理性的民意。

  如此这般的理性见解让人费解不说,通篇没见一句话的论证,就将民众和民意都判决了一个“非理性”的结论。更“穿越”的是,即使武断了民意的非理性,也没见到关于“专家不等于理性”的论证,只是指出专家“未必具有完备的专业主义自觉……与普通人一样,也容易受特定场合下诱发的特定情感影响,甚至不排除某种利益的影响”。

  孤陋寡闻如我,不知世界上是否有过,或者会不会有“具有完备的专业主义自觉”的专家,只知道完美无缺的人是不存在的。更不明白的是,受某种利益影响,就会扭曲专家的“理性”?难道一个追求利益最大化的人不是最理性的人?如果不是,那么这个理性和理性人的定义又怎么下的?

  看来看去,模糊地有了一个感觉,可能作者讲的理性不是大家通常所说的理性,只是“偏向”、“偏好”甚至“偏见”的对立面,即通常人们要求于科学或专家的客观性、中立性等“价值无涉”的立场与观点。如果这样的猜测不错,那为什么不直接说,而要绕一个大弯子?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