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世界城市”首先应当开放包容
2010-08-17 23:59:21作者:唐钧 来源:南方都市报 评论:

  日前,《新京报》以《人太多!北京市人大:只留富人,穷人走开》为题,报道了北京市有关部门的一个“专题调研”。这份调研报告指出:近4年来北京市流动人口增量逐年加大,共增加151.8万人,年均增长37.9万人。人口持续快速增长带来了诸如资源紧张、基本公共服务与社会管理的压力加剧等问题。报告建议,将合理调控人口规模纳入北京市“十二五”规划,通过调整产业结构,在加大对高端人才引进的同时,减少对低端劳动力的需求。

  调研报告中所列举的数字看起来有理有据、合情合理,但是我还是想提出一些疑问:早在2007年,按当时的“口径”,北京市的常住人口是将近1600万,临近“警戒线”。根据多年来做调查研究的经验和一些“内部消息”,我当时就提出,北京市的常住人口应该已经超过2000万。2008年和2009年,相关的“口径”放开到1800万,突破了1600万的“警戒线”。到今年,市人大的调研报告终于正式承认北京常住人口已经达到2000万。

  根据以上对北京市常住人口数字变化过程的追述和分析,我的意见是:其一,北京市常住人口在2000万左右的确是一个事实;其二,北京市外来人口的峰值应该在2008年奥运会之前,而奥运以后,不可能比之前更多(想想当时有多少建设工地),更有可能是略有下降;根据以上两点分析,其三,近4年来,所谓年增长近40万人的说法可能不靠谱。更重要的是,这并不能表现为今后,尤其是“十二五”期间的发展趋势。

  奥运以后,北京市社会运行的状况基本上是良好的、有序的。这一点,政府、媒体和公众拥有共识。当然,不尽如人意之处也依然存在,譬如住房、譬如交通……这也是不争的事实。但是,调研报告因此而把矛头指向“低素质”人群,如果平心静气细细一想,那些看来貌似有理的理由应该会使人哑然失笑。

  譬如北京的交通问题,问问北京市民,问题在哪里?十有八九都会说是日益增加的私家车,这与“低素质人群”何干?其实,更深层次的问题在于,是中国的城市规划出了问题。按社会学的说法:一座城市,中心是中央商务区;围绕中央商务区的应该是中低收入者居住的区域,这方便他们搭公交上班;富裕阶层则住在郊区,因为他们都有车。中国的城市是反其道而行之,收入越低,住得离市中心越远,他们在路上花的时间越多,交通就越拥堵;收入高的住在城里,出门就开车,那还不挤作一团。现在把责任推到“低素质人群”身上,事实上,这些人因为收入低,甚至坐公交都可能是奢侈。说到底,即使将“低素质人群”减去百八十万,北京的交通状况也难有改善。

  再譬如说北京市水资源贫乏的问题,拿2000万作为分母来说事,一“人均”,得出数据看起来是很可怕。但是,缺水虽然是事实,但以“人均”来忽悠是不公平的。试想,“低素质”人群,他们一天能用多少水。真正的用水大户,不用说大家心里也清楚。同理,即使将“低素质人群”减去百八十万,节约的水也极其有限。

  北京市是中国的首都,改革开放以来,在全国人民的支持下,北京才有了今天的“现代化”。北京的大马路、大广场、高楼大厦,有几个是有北京户籍的人建的?所以,农民工和外来人口对北京的贡献是不容抹杀的。由此推理,北京市在得到全国人民支援之后,现在是否也应该对中国的就业问题多作些贡献?当农民工和外来人口为北京奉献了他们的青春和血汗之后,是否也应该容他们和他们下一代能够在北京有他们的发展空间。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