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南之默:谁在多极化世界里受困?
2010-04-30 16:39:08作者:南之默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前段时间,随着中美两国首脑的会晤以及两国政府的若干表态,两国关系似乎因此而得到缓解,人民币汇率问题似乎也因此而暂告一个段落。但事实上,当我们还没来得及为些舒一口气时,美国总统奥巴马就联合印度、巴西两国,再次就人民币汇率问题对中国进行施压。人民币汇率问题再次沉渣泛起。

  在4月23日于华盛顿举行的G20国财长会议之后,美国和印度、巴西达成一致,强烈要求人民币升值。印度巴西两国的表态,多少出乎人们的意料。就现实的国际政治格局而言,印度和巴西两国站在中国这边的。但这次,他们却选择了美国,而不是中国。中国因此将首次面临发展中大国站在西方的一边共同施压中国的问题。

  当然,类似的情形并非首次。在去年哥本哈根气候峰会时,发展中部分国家就针对中国的气候立场进行了抨击。当然,由于当时作为发展中国家核心的巴西、南非、印度等国家与中国站在同一个立场上,所以对于中国并没有造成过大的冲击。但显然,这次印度与巴西的立场,必然对中国人民币汇率问题在国际政治环境中造成冲击。中国将面临着更大的政治压力。

  但这条消息并没有中国国内引起多大的注意。更多的注意力则是放在中国在世界银行中地位的提升。在4月25日,世界银行通过了世行新一阶段投票权改革方案,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共转移了3.13个百分点的投票权,使发展中国家整体投票权从44.06%提高到47.19%;中国在世行的投票权则从2.77%提高到4.42%,仅次于美国和日本位列第三。在这其中,值得注意的,一是在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转移的3.13个百分点的投票权重中,中国本身就得到了1.65个百分点,占了一半以上。二是中国在世界银行投票权提升的同时,日本的投票权则下调至6.84%。由此,不难看出中日两国地位在国际体系中的明显变化。

  但地位的上升,则意味着责任的上升。此次世界银行对投票权作出改革,本身就是去年金融危机之后,世界主要国家达成的相关协议。此举除了适应当前的世界经济发展趋势外,更大的原因在于世界银行本身在资金来源上要求新兴经济体作出更大的贡献。但对于中国而言,其贡献显然不仅仅局限于此。世界各国要求中国背负起越来越多的国际事务责任。中国已经很难重回原来那条只负责跟自身利益有关的国际事务的轨道上去了。

  对于中国而言,这将意味着什么呢?我们不妨重新回到刚才的第一则消息上来。印度和巴西要求人民币升值,为什么?仅仅因为美国的号召吗?显然不是,印度和巴西不太可能会为美国帮腔。但它们显然认为人民币升值对本国经济,或者说解决全球经济失衡有帮助。同时,更大的可能,是希望世界的格局更加平衡。印度和巴西也希望是世界大国,但中国跑得似乎太快。

  从金融危机爆发以来,G2概念就一度甚嚣尘上,似乎世界要重新走回两极的世界格局中去。即使中国一直声称崛起是和平崛起,也不接受G2概念,但有多少人愿意去相信呢?看看中国周边国家对中国崛起的反应,就可以略知一二了。“中国威胁论”依旧在这些国家盛行,中国的快速崛起,事实上只是强化了他们的“忧患意识”,中国与东盟国家并没有因此对有争议的领土领海问题采取更为务实的姿态。

  同样的,即使是自去年日本民主党执政以来,得到了较好的发展的中日两国关系,也依旧未能逃出地缘政治的旧有思维。据日本共同社26日报道,日本政府综合海洋政策总部汇总的“海底资源能源确保战略”25日浮出水面。按照这个战略,日本将在与中国专属经济海域(EEZ)分界的“中日中间线”至琉球群岛的东海海域、伊豆半岛至小笠原群岛的太平洋海域内正式开始调查含有众多稀有金属的“海底热水矿床”,并且力争以2020年为目标实现稀有金属的实用化、商业化、产业化。而《日本经济新闻》的报道称,为了推进这个战略的实施,日本政府准备今年年内在内阁官房内设置官方和民间官员与学者、企业家等共同组成的“协议会”,并且最快将在6月决定把上述内容写入新的发展战略。文章称,日本政府此举是为了寻找可能成为下一个世纪能源的稀有金属,并最大限度地利用全球面积第6大的日本专属经济海域(EEZ),打开通往“海洋资源大国”的道路。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