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马光远
马光远:人民币连续跌破多个关口,底在哪里?如何应对?
2016-11-25 13:18:29 来源:中国经营网

  市场对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下跌和对特朗普的当选一样,反应过度了。

  特朗普当选以来,全球财经圈都在制造一种臆想的恐慌,他们根据特朗普在竞选中的言论,认为特朗普会加大财政刺激,引发通胀,于是导致美元指数再次突破了100,从而引发了包括人民币在内的非美元货币的暴跌。最近一周,财经界每天都在关注人民币兑美元不断创造多年来的新低。继11月14日离岸人民币盘中跌破6.85,在岸人民币收于6.84,近六年来的最低点后,11月15日在岸人民币盘中最低探至6.8640,而离岸人民币一度创下6.8728,八年来的最低记录。一个个臆造出来的所谓的铁底都被轻易击穿,市场开始恐慌了。

  对于特朗普当选之后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市场有人士解读为特朗普在竞选时扬言要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中国央行因此选择在特朗普明年1月正式上任之前提前让人民币贬值,以便为以后和特朗普的博弈留足空间。其实,这种说法一方面无从考证,另一方面,从目前导致人民币快速贬值的原因看,并非基于中国央行的主动推动,而主要是因为美元指数的飙涨。美元指数上涨除了外界对特朗普政策的解读,另外,市场对美联储12月加息逐步达成共识。在这种情况下,非美元货币其实出现了对美元的集体下跌。

  我对人民币汇率的基本观点没有改变:第一,今明两年,人民币汇率贬值的趋势不会改变,明年年中人民币对美元重新进入“7”时代仍然是大概率;

  第二、我从来不认为人民币对没有汇率动态变化过程中,货币当局有一个什么样的不可突破的“铁底”,一些人提出的什么6.7,6.82的说法纯属无稽之谈。如果人民币汇率能够根据历史确定均衡汇率,那就好办了;

  第三,特朗普当选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表现是市场反应过度,而且是双重反应过度:一是对人民币贬值的预期反应过度,二是对特朗普可能采取的一些政策反应过度,这都导致了人民币明显处于短期“超卖”状态;

  第四,按照篮子货币,其实人民币的汇率仍然处于相对稳定的状态;

  第五,未来人民币汇率究竟如何,取决于中国经济的基本面,而不是特朗普的政策,中国经济在稳增长和防风险,在短期和长期政策的均衡上如果缺乏智慧的应对,人民币汇率可能还会出现恐慌性的下跌,事实上,汇率本身的走向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基本面的一种反应,成为外界对中国经济信心的一个参照指标,汇率政策在中国宏观政策中的重要程度空前提升。

  央行回应汇率和房价之争:都夸大了各自领域风险

  我发现,在人民币升值的时候,不管你怎么强调人民币汇率被高估,市场都几乎不为所动,但当人民币贬值的时候,无论你如何分析过度恐慌,市场仍然会继续下跌。过度恐慌是市场的一部分。目前市场的情绪是已经形成了人民币贬值的预期,而且是很强烈的预期。这种预期的叠加强化最终导致市场出现比预期更剧烈的反应。但无论是中国经济目前的基本面,并没有出现什么近期恶化的事实。近期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仍然是房地产的局部泡沫可能引发的系统性风险,这是人民币汇率被过度看空的重要原因。但这种看空的释放需要一个过程,不可能一步到位。随着市场情绪的调整,人民币在近期出现反弹收复失地的可能仍然很大。

  我倒是非常赞赏央行最近对待汇率的态度,一改“8.11”以来的慌乱和不断干预,而是静观市场的变化,这是对的。不管拖延到何时,人民币汇率最终完全实现市场调节是必然的,这是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的必要条件。央行要适应,央行不能人为制定所谓的均衡汇率,空方力量释放到位,汇率自然就稳定了。从央行11月14日公布的数据看,截至10月末,央行口径外汇占款10月降至22.64万亿元,环比缩水2678.64亿元,为连续第12个月减少,但相较9月环比缩水3374.82亿元的规模,10月外汇占款的降幅已经有所收窄。在人民币经历近一周的下跌之后,我不建议大家仍然去追美元或者去追捧美元资产。美元指数在突破100之后,多方力量也基本释放,而且,无论是美国经济,还是全球经济,都接受不了一个单边强势的美元。过去没有换美元者,其实真的可以等等了。做美元的接盘侠尽管没有做中国股市的接盘侠危险,但在目前时候,还是有点悲剧。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马光远

经济学博士,执业律师。致力于公共政策、资本市场和公司并购研究,关注中国的转型和法治变迁。兼任CCTV《今日观察》评论员,《中国之声》评论员。是《南方周末》、《中国经营报》、《南方都市报》、《新京报》、《东方早报》等报刊的专栏作家。律师执业领域仅限于公司并购、公司控制权争夺和反垄断等非诉业务,不接受任何诉讼业务的委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