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马光远
依赖土地财政属无奈,鼓吹则属无耻
2016-10-10 13:54:30 来源:中国经营网

  编者按:房地产虚火乱窜,土地财政有成了各界关注的焦点。过去多年,关于土地财政,我已经发表了诸多的看法。但最近又看到微信圈在传一篇厦门大学教授赵燕菁的文章,极力鼓吹土地财政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其实,在2010年,我就写文章反驳过赵燕菁(原厦门市规划局局长)的观点。赵燕菁在新的文章中补充了很多逻辑和论据,但我关于土地财政的观点从来没有改变,也觉得没有任何需要补充的。将我2010年的旧文重新在公号发布,以正视听。金融危机八年来中国经济的表现说明,正是因为对举债、信贷和土地财政上瘾般的依赖,才导致中国经济陷入难以自拔的困境。尽管文章标题的确有人身攻击之嫌,提前在这里道歉了,只是想说明问题,内心没有任何攻击的意思。

  对于土地财政,厦门市规划局局长赵燕菁的观点的确很不一般,在他看来:“过去二十年,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很大程度上就是建立在土地财政基础上的。某种意义上讲,土地财政乃是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核心竞争力!放弃土地财政模式无异于自毁长城。”

  根据赵燕菁的逻辑,建立在土地国有上的垄断的一级市场是中国城市融资的“最大优势”“我们基于一级土地市场垄断的土地财政制度,是人类历史上独有的,成功也是前所未有的”他甚至认为:“为何发达国家这么担心中国而不担心印度?那是因为中国通过制度创新,产生了一个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的政府模式,而这个模式是他们所无法仿效的!”因此,他批评说,“我们的舆论、学者不去总结我们的模式,而是带着别人的眼镜,否定我们的成功,鼓动中央政府‘转变地方政府的增长模式’,通过煽动群众对与地方政府对立来为自己寻找道德立足点,不客气地讲,这是对民族和国家不负责任,这是在自毁长城!”为了进一步证明土地财政的历史合理性,这位局长甚至不惜拿出被历史公认血腥、野蛮的英国圈地运动和美国掠夺印第安人土地的事例予以佐证。

  实事求是地说,对于土地财政的情感,历来都存在着民间和学界诟病,而地方政府极其厚爱的事实,这并不奇怪。但大多数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深厚感情,并非公然溢于言表,而是迫于外界的压力而藏在心里,像赵燕菁这样如此高度地对土地财政给予肯定和褒扬的,据笔者所知,官场并不多。但笔者担心地正是在赵燕菁公开为土地财政辩护的言论,被视为大多地方政府的共同心声,并被力挺,使得土地财政堂而皇之成为地方政府追求的目标。赵燕菁的言论本身除了夸张和离奇,并无任何新颖之处,但如果其言论被人利用,势必影响中国经济转型的步伐和高层的决心。

  纵观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成功经验和经济增长的奇迹,可圈可点之处颇多,但和土地财政没有任何关系,相反,正是由于当初在宏观税制设置上的不合理,导致地方政府为了挖掘财源将眼光盯向了土地,使得地方经济和社会的发展畸形地寄托在土地的收益上面。数据可以显示房改的10多年来,我们如何将中国经济、社会、民生与土地逐渐捆绑在一起:从1998年到2009年,中国土地有偿使用收入飞速增加,由507亿元上升至1.5万亿元。据中国社科院财贸所研究,土地有偿使用收入占全口径财政收入的比重,由1998年的3%上升至2008年的11%,其中,在房地产步入“疯狂”的2007年,土地有偿使用收入达到12150亿元,占全口径财政收入的比重高达15%,年均增长率39.5%,而在房地产最为疯狂的2009年,土地出让总价款比2008年增加了惊人的63.4%。

  按照赵燕菁的逻辑,在土地收益年复一年暴增的情况下,地方财政应该日益改善才对,民生应该日益提高才是,地方的经济结构更应该日益合理才是,然而,实际情况呢。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马光远

经济学博士,执业律师。致力于公共政策、资本市场和公司并购研究,关注中国的转型和法治变迁。兼任CCTV《今日观察》评论员,《中国之声》评论员。是《南方周末》、《中国经营报》、《南方都市报》、《新京报》、《东方早报》等报刊的专栏作家。律师执业领域仅限于公司并购、公司控制权争夺和反垄断等非诉业务,不接受任何诉讼业务的委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