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李扬
下一步金融改革重点:需进一步建立基准体系
2016-12-09 14:40:25作者:李扬 来源:中国经营网

大家知道在现实中是没有利率的,只有一个一个具体的利率。它所以能够作为一个概念来说,是因为这些利率之间是互相沟通的,是成体系的。这个体系中应当有核心利率,有周边的受到影响的利率。我说到这里大家都知道,这就需要我们各个市场是不分割的。但是中国现在的问题就在于,所有的市场几乎都是彼此分割的,特别是我们的信贷市场和我们的资本市场是分割的,就资本市场那么一点规模,比如说债券也是被不同的主管部门分割的。这样的话,在中国难以形成一个有效的利率体系,它对资源配置有影响,对宏观调控也有影响。我经常会问这个问题,大家说什么是中国的基准利率?一定会有好几个答案,对于这个事情有好几个答案,那么中国这个利率体系显然是无效的,这个事情也很简单,就是要打通市场之间的一些分割。

中央银行必须是市场化的调控。也就是说,我认为现在看中央银行越来越多的确实在使用利率手段,但是它是用行政化的在使用利率手段。非常简单,就是它对利率关于上升或者下降的这样一些政策不是通过市场上相应的减少或者增加资金供求而实现的,而是一纸行政宣誓。比如说明天利率从0.25到0.2,大家各个金融机构跟着它来做帐,实际上的资金供求是不是能够在调整过的水平上达成均衡不管,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所以在我们国家利率的手段,到现在为止基本上很难充分发挥有效的调控的功能。

照这样来看,中国利率改革还在路上,我在今年年初有这样一个观点。我发现曾经很多人说,就是最后临门一脚了,把存款利率放了之后就完成了,我发现现在大家也不说了,大家还是重新回到利率的本质上,觉得这个利率市场化改革还必须加大力量去推行,还需要经过很多努力。

对于汇率我不想说太多,8·11汇率汇改,应当说被国际市场误读了,这个改革应当说是市场化的方向。但是由于它在我们国家的宏观调控能力被全世界都在质疑的关口推出,被误读为是逆市场的措施。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这样一种改革市场化的倾向一定还是越来越被这个市场所认识,它的作用我觉得也是被越来越充分的展示出来。

收益率曲线的编制,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已经说出这个事了,经过了这么久还没有太大的进展。不久前有关部门又找我们去开会,又在讨论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看起来还是我们金融市场当中的老问题,五龙治水,而且在一些关键期限和关键点上的一些相对应的债券不存在,比如说短期的,比如说长期的,我们现在中国的债基本上是中期的,而且不同的债由不同当局在管理,不同的债相对应的供应和需求并不完全相同,于是形成的价格也不相同。到底什么是中国的无风险的收益曲线?其实在市场上也是混乱的。这种混乱一定是干扰资源配置的,一定是不利于我们所谓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这样一个战略决策的落实。

第二中国的金融体系现在需要组织、动员并配置长期资金。

按照我们的研究,中国从1994年开始已经变成了一个资金过剩的国家,但是其实构成上有很大缺陷。一个缺陷就是所谓期限的错配,对于金融部门来说期限错配是常态,但是期限错配过于严重,过于长期化就变成了问题,现在中国就是过于长期化,过于严重。因为中国处在这样一个过程中,我们需要的资金都是长期资金,但是我们的资金供应基本上都是短期的。所以借短用长变成了我们的一个老毛病,我们今天在银行讨论问题,银行的金科玉律是不能发中长期贷款,现在中长期贷款我印象是前年开始超过50%,现在接近60%,风险是非常大的。但是没有办法,因为中国需要长期资金,又没有长期资金其他的供应渠道,只好靠银行来发中长期贷款,越发越多。教科书上银行可能只能发短贷,但是现在都发中长期贷款。我们作为人民大学的学生我们知道,银行从只能发短贷到发中长期贷款是我们伟大的黄导师论证的,是可以有一部分发的。但是这毕竟不是一个正规的渠道,我们需要有中长期资金的供应。理论上说,我们需要有所谓的直接融资,需要有资本市场。但是现在我们觉得在中国经济迈向下一步的时候就要考虑一个问题,中国到底要怎样的资本市场?反正我不知道大家怎么感觉,最近这两年资本市场就是一个扰动因素,挺好的就让他搞一点事,我们现在正在调整,前几天又搞一点事。回头想这个问题,中国要怎样的资本市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