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李扬
高杠杆率是恶魔,“稀释分母”是唯一的路径
2016-12-08 14:45:34作者:李扬 来源:中国经营网

高的杠杆率已经造成了股市的危机,因此降低杠杆率也是各国政府应对危机的首要措施。但是,七年过去了,杠杆率却一直在上升。去年年末,全世界的债务大约是两百亿美元,其中有57万亿是金融危机期间增长出来的,也就是说我们在降低杠杆率的过程中,债务增加了。

所以,必须要充分认识到这个问题的长期性、艰巨性,我们的报告中提出降低杠杆率要有打持久战的准备。经济在下滑,当局在允许经济下滑还是降低杠杆率之间必须做出选择。降杠杆率本身可能会是一个使经济萎缩的政策,所以现在世界各国无一例外都在选择继续加杠杆。我们在这样一个全球,特别是发达国家都在加杠杆的背景下提出降低杠杆率,那就必须瞻前顾后,要有长期的充分准备。

全社会杠杆率的提升

2008年以来,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全社会杠杆率在增长。居民杠杆率的变化、非金融企业杠杆率的变化,非金融企业杠杆率的上升非常之快。而且在中国,企业状况直接影响到银行,银行的状况直接影响到财政,财政的状况直接影响到整体经济,这是一个客观的存在,因此,中国企业杠杆率的上升是非常非常大的问题。





很显然,政府部门的杠杆率也在变化,但是它是比较缓慢,它的一个跳跃增长也是在2008年发生的。

危机是提高杠杆率的一个客观的因素,但是,中国的情况是资产比债务多,这是我们研究的结果,也是我们聊以自慰的现实。

降低杠杆率没有捷径,只有“分母对策”

降低杠杆率应该有很多措施,比如说还债。还债是可以,但大家都还债是不可以的,特别是一起用卖资产的方式去还债的时候,资产越卖越便宜,杠杆一下子就下去了。在美国股市危机的头几年就是这样一种情况,所以这条路理论上可行,但实际上没有任何用处。

减债可行吗?减债就是赖帐。但是单个一个部门可以赖帐,国家总体的帐赖不掉,也不能作为主要的处理方式。

最现实的方式是中央银行发债券、政府发债券,美国就很清楚,—发行债券,马上就有钱了。但是还有长期债券和短期债券之别。短期没有问题,长期就会有很大问题。政府卖出去的债券,最后拿什么还呢?最近这段时间,大家考虑以后中国的财政是不是多发债券,但是从讨论的角度来说是可行的,但是以后,子孙后代怎么办?中央银行卖债券,短时间内看不出来影响,资产负债表扩大了,美国发行3倍,中国也扩张3倍多,变成了世界第一大中央银行。“出来混的是要还的”,金融的钱和财政的钱不一样,金融的钱是必须还的。现在是在量化宽松的时候,你买资产的时候,不断地放出资产,放出货币,当你要退出的时候,是必需要收回它的。收回是一个很痛苦,很长期,存在极大不确定性的过程。

因此,可行的办法只有“分母对策”。所谓分母对策,对国家来说,只有把GDP做大,然后不断地稀释分母,是唯一的路径。我们的研究证明了一个非常令人沮丧的现实,就是任何技术手段都是没有的,任何投机取巧的办法也都不存在。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只有稳定经济的增长率,控制债务,让债务的利率逐渐被稀释,这是一个长期过程。

针对中国实体经济的未来,需要长期的战略决策

在中央确定的未来改革方案中,第一次提出“要建立建全商业性金融、开放性金融、政策性金融、合作性金融分工合理、相互补充的金融机构体系。”四类金融体系都提出来了。为什么说是第一次提出?因为迄今为目,金融改革方案,就机构改革而言,从来都是说市场化、商业化,而今年明确的提出四种金融的并存,针对中国实体经济的未来,这是需要做出的一个长期的战略决策。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