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李扬
高杠杆率是恶魔,“稀释分母”是唯一的路径
2016-12-08 14:45:34作者:李扬 来源:中国经营网

要建立一个市场化的利率体系。建立市场化体系,本质上是要求打破各种市场之间的界线、打破债券市场和信贷市场的界线、打破股票市场的界线等等。

中央银行需要用市场化的手段来调控利率。

所以说,做市场要很清楚,所有金融产品的定价要有基准。现在中国的定价基准是有的,但是不完善,下一步我们要完善。

还有一个基准是汇率。这几天,通过观察我们的汇率市场,大家都知道这个事情不那么简单,我们需要有方向的同时,还要有时间表、还要有路线,还要有一些防范风险的预案,现在这些方面我们考虑的还不周全。

金融改革要支持创新、创业

现在创新是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从金融角度来说,我们支持创新、创业的要点是什么?我觉得要点是要建立一个完善的金融体系,要允许人们选择,要允许人们犯错误。而我们现在这个体系,特别是以银行为主的金融体系是一个不允许犯错误的体系。而在关于市场的结构的问题上,要发展资本市场。资本市场是让大众去投资,让大家去选择的,那么犯错误就是可以的,要允许犯错误,并且允许你出来。所以,这个市场我觉得还必须要有大的发展。

要支持、注意发挥投资的关键作用

中国经济现在逐渐下滑,说一千道一万,中国经济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在很长时间里还要靠投资来支撑。所以如何支持投资就是我们金融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

而现在主要问题是什么呢?中国总体上并不缺少资金,但是我们的资金来源比较短,资金的使用情况比较差。无论工业化、城市化、新兴工业化等等,都是需要长期资金的。大致说来,中国的资金平均长度不到三年,使用时间六年以上。这样,就长期存在一个资金错配的问题。金融就是要解决资金错配,但是我们长期以来没有一个稳定的机制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们下一步的改革要有效地解决长期资金的问题。

要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

从资产端来说,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要解决股权资金的问题,要解决资本的问题,资本问题和我们后面要谈的杠杆率的问题也是密切相关的。因此,我们需要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不能够仅仅停留在文件上,必须要找到重点,重点突破。

中国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也要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解决“草根”阶层的资金的来源,第二是解决地方的资金来源。

我们A股市场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但现阶段呈现的是倒金字塔型结构,越往下越少,越往上越多,这是很典型的中国资本市场的形状。


图1:我国资本市场体系结构(图片来自网络)

而美国是一个正金字塔型结构,它可以让企业借助于资本市场的调节,找到优化自身资源配置的机会和上升的通道。这样才是与事物的发展规律相匹配,所以,中国资本市场的倒金字塔结构必须改革。


图2:美国资本市场体系结构(图片来自网络)

是建立针对基础设施的长期信用机构

我们为了解决投资的问题,还要有长期信用机构。十八届三中全会已经明确提出要建立长期信用机构,特别是针对基础设施和城市化的,但是令我迷惑的是,现在没有任何进展。我们很清楚,下一步中国主要要在基础设施领域集中投资,而基础设施投资又没有商业上的可持续性,下一步要解决这个问题。不解决长期信用机构的问题,中国有很多基础问题,包括大量不良资产的问题都难以解决。

高杠杆率导致危机,“稀释分母”是唯一的路径

对杠杆率这个问题,我们做了非常多的长期、深入性的研究。杠杆率的问题肯定很大,所以十八届五中全会首次提出降低杠杆率,紧接着中央经济工作会再次提出降低杠杆率,可见任务之紧迫、任务之重大。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