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李扬
杠杆率高企对经济增长形成了制约
2016-12-02 14:41:34作者:李扬 来源:中国经营网

2、国际收支的动态。因为现在贸易收支很好,这是回归正常了,现在一顺差,逆差应该正常了。

3、资金的安全性。相比日本经济比我们差到哪儿去了?大家愿意买日元,汇率搞上去了,觉得那里安全。二十几年没有事情,我们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也许是好事情,也许不是好事情,所以对安全有担忧。

4、公众的信心。稍微有一点变化,多次再一个地方变化。

5、当局的宣誓及可信度。各级领导都说,说一遍贬一遍就不可信了,再说还贬,不说反而好了。也确实反映什么问题呢?我们还没有做好充分准备应对做一个对国际社会产生重大影响的大国,我们该怎么做?有的该说,有的不该说,有的假说,有的该真说,有的是背后说,我们还不会这一套,作为一个大国应该有的我们还不够充分,经济就是不错嘛,怎么下来呢?对综合考虑不够。

我贬其实是人家升了,不能说把它的上升全部说成是我的贬值,美元几乎所有货币都在上升,美元指数对美国经济有非常密切关系,似乎也暗示美国经济还是有一些好转。新兴市场货币汇率下挫,作为新兴市场大国之一,我也没有逃脱我是新兴市场的本质特征,所以他们下挫我们也在下挫,虽然进入SDR但是我根本不熟悉,这一点我说的很清楚。中国有多少人有国际操作的经验,现在基本上还是学习过程中,所以这个也很自然。

我们汇率大概是这样子,我说的已经很清楚,还是在于别人对我们不太信任,还是有些政策不稳定,不确定。特别是股市,2015年对我们的伤害太大,觉得好像你不会搞经济,对我们伤害比较大。

对外汇储备变化主要归因于资本和金融帐户的变化,资本和金融帐户的变化,不是错误遗漏的变化,你还是在帐户里,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所以可以一个很大的解释,中国全球配置资源,从美元债务转向人民币债务资产,这是因为近年来国内收益率在下降,外资、中资和中国住户部门,尤其是高净值人群,正在将集中于中国境内的配置,逐步转向相对均衡的全球配置之中。这是中国资本外流的主因。

如果用国民来衡量,资本外流的问题没有那么严重。

过去两年人民币汇率的软弱极大的强化了这一趋势,而情绪恐慌导致的外流,并非主因。

未来的真正的挑战是当大家真这么自由的国内国外的资产,外者资产,人民币资产这样倒来倒去的时候,外汇管制现在成为阻碍人们进行资产配置的一个因素。所以不要管这个,就应该放弃了。所以冲击有效性该不该放弃。

接下来转一个问题,汇率形成机制,刚才说到汇率,说到一套相关的储备,再说汇率形成机制的问题。

2015年8月11号汇改之前,央行同样是允许外汇市场对人民币的美元交易价浮动幅度不断扩大,然后汇率形成机制中,相对稳定的依然表现为比较重要的政策目标。现在2015年这个改革的意义,其实在于要杜绝这种现象,但是说实话,你不是刚刚有过股市胡闹吗?我们其实政策当局想通过,我还是市场化的汇率都开始调控形成机制,进一步市场化了,被人解读为“你又胡来了”,这个解读肯定是错误的。意图是进一步市场化,而且确实有进一步市场化的作用,现在汇率的变化就是市场化的结果,无非就是说这样一些预期被做坏了,因素被夸大了,有一些因素没有被大家很好的解读。

如果是这样的话,新机制的目标实现人民币双向波动相对稳定的协调和统一,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觉得应该是一个正能量的解释,稳定,稳定。很注重预期,稳定下来之后就差不多了。而且我也认为美元强势不会那么久。今天早晨我看有一个到9,很可怕的。普遍预测7.2、7.3说的这个多一点,一下这个预测法根本不太可能出现的,目前已经有一点偏离均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