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李扬
杠杆率高企对经济增长形成了制约
2016-12-02 14:41:34作者:李扬 来源:中国经营网

2、全社会杠杆率继续攀升。

3、居民部门。

红色的柱状表示开始上升。

4、非金融企业部门。

非金融企业部门我们说中国的整个杠杆率算中等在全世界里,但是其中有几个问题。一个问题就是企业的杠杆率高,尤其是中间的国企的杠杆率高,所以企业债务中归于国企的65%,国企杠杆率过高显然是中国债务问题的一个关键所在。其实本世纪以来要准确到2002,实际上有赢余,看看表,看看库存的存款,余额是不断增加的。表现为在央行表是过户,过户现金的增加。随着在发债,增长速度比债务增长还快。但是危机以后确实开始有变化(图表显示)中央政府来看,中央政府没有问题。地方政府就有很多问题要讨论,我们不说他有问题。主要就是地方,现在称之为地方债的东西,我们并没有一个稳定的法律架构与界定。我们现在研究者,特别是想挑刺的人,就从政府角度探讨债务,凡于政府有关的都是地方政府债,地方政府说不是我的啊,都是企业的啊,你看我哪有啊?我们就赶紧跑,跑过去从企业角度研究他们的债,他们说我们哪有企业,我背后是政府,我完成的是政府的任务啊?这已经显示出最快是“三不管”,所以今年上半年才野蛮生长,增加稳增长压力,这一块要赶快动手术。我们觉得应该有一个新的方法,我们主张借鉴各国成熟的经验,专设“政府机构债务”券种,并制定专门法律(或由全国人大专门授权)明确专门机构(可由财政部代管)。

金融部门,窄口径是不多的只有20%,但是宽口径差别主要就是同业的部分,它都算。我们觉得同业部分不能算,一加进去20,21%,大家知道这个,金融帐不是这样算的,很也同业一并表示没有了,一定要摘出来,大家知道一下就可以了。

对外部门,任何的分析都不注意这个,中国的对外部门杠杆很健康,特别是现在我们都可以确认这个事实,人民币汇率在升值双向波动,私人部门大规模调整其资产负债结构,由以往的资产本者化,负债外者化转向资产外者化,负债本者化。

从这种结构看,本者外债规模降速高于外者外债规模江苏,从期限结构看,短期外债规模下降22%,高于中长期外债,从债务主题看,银行等其他接受存款公司的外债规模下降极快,成为外债规模下降的主因。从债务类型看,贷款货币与存款下降较快。

外债总规模降低,使外债整体风险下降,2015年末,中国负债率为13%(20%),债务率58%(100%),偿债率为5%(20—25%)短期外债和外汇储备比为28%,均在安全线以内。

离债务危机甚远,三句话概括:

1、中国债务问题比较大。

2、随着危机还在深入,还会更加严重。

3、远没有严重到发生危机的程度。原因就在于中国在有债的同时,有大量的资产。

一个口径宽口径,所有的资产扣掉所有的负债,103.2万亿。把不流动的土地、资产全部扣掉,剩下都是高度流动的剩下还有20.7万亿元。无论宽口径还是窄口径,中国的主权资产净额为正,这些资产主要由外汇储备、黄金等贵金属储备,以及在全球主要资本市场上市的中国企业资产等高流动性资产构成。结果是:中国发生债务危机是小概率事件。

而且我们说中国不会出现债务危机有两个体制原因:一个中国高储蓄,中国基本上是自己欠自己的债,左口袋欠右口袋的债,不像其他国家。在西方这种情况像欧洲,欧洲的情况可是欠别人的债,稍微有一点事情就顶不住。还有日本,日本这一点跟中国一样的。日本政府的债占GDP—500%多。美国是净负债国家,美国有一条美元可以用美元债务来支持它的负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中国国家根本不可能,除非把人民币国际化跟美元程度我们也可以开创印钞机支持我们的债务,现在没有到那种时候。我们只好用自己的储蓄支撑自己的债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