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李扬
李扬:中国尚不存在债务危机
2016-09-14 13:36:31 来源:腾讯财经

  2016年8月31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召开了“中国去杠杆2016:数据、风险与对策”国际研讨会,并发布了主报告。报告指出,当前中国债务水平并不算高,尚且不存在债务危机。去杠杆并不意味着总体杠杆率的下降,长期而言,中国总体杠杆率还处于上升阶段。

  总体杠杆率不算高,但未来还会上升

  截至2015年底,我国债务总额为168.48万亿元,全社会杠杆率为249%。尽管与美、英、法、日等主要国家相比,这一水平并不算高,但从全社会杠杆率的变化情况看,在2014年有所放缓之后(2013年提高17个百分点,2014年仅提高3.5个百分点),2015年又再次加快(全年提高13.6个百分点),这一趋势性变化显示去杠杆任重道远。

  报告指出,长期而言,中国总体杠杆率还处于上升阶段。就中国目前的情况来看,一方面,政府的财政收入增长大幅下滑,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推进也使广义的政府存量资产有所减少,另一方面,随着人口老龄化以及对民生的关注,政府的各项责任,包括公共服务、社保医疗等负担在不断加大。综合起来,政府的杠杆率必然会上升。从国际经验来看,居民部门杠杆率也会继续上升。因此,即便企业部门杠杆率最终有所下降,但全社会杠杆率仍将处在一个上升的过程。

  中国发生债务危机是小概率事件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表示,国内外关于中国债务问题的讨论,大多集中于债务规模以及其对GDP的比率(杠杆率)上,但不联系资产来分析债务,显然失之片面。中国政府债务融资主要是为各类公共投资筹集资金,这些投资形成的资产便可能有现金流产生,并构成偿债的基础。

  在资产负债表的框架下分析中国的债务,李扬给出合乎逻辑的结论是:中国发生债务危机是小概率事件。退一步说,即便出现大规模的债务违约,中国也可以在不对国民经济造成较大负面冲击的条件下,以“移山填海”的手段,予以妥善处理。

  支持中国尚不存在债务危机的结论还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中国一向以高储蓄率著称。即便是在储蓄率已有所下降的2015年,储蓄率依然高达47%。这意味着中国债务融资主要是国内储蓄。统计显示,外币计价的外债只占总债务的不到3%。这种“左口袋欠右口袋”的债务/债权格局,使得我们可以不受外界干扰,平滑处理自己的债务;二是中国是一个间接融资为主的国家,这使得中国债务的融资主要来自相对稳定的银行存款,而非流动性很大的货币市场和资本市场资金。这决定了中国金融业的风险点主要集中在流动性上,偿债能力则位居次要。

  “基于这种金融结构,只要高储蓄率得以延续并支撑巨额资金流动,债务问题就很难演变为系统性金融危机。”李扬表示。

  去杠杆的重点在企业

  通过国际比较可见:非金融企业杠杆率过高,是中国债务的最突出的问题。在企业债务中,归诸国企者约为65%。可以认为,国企杠杆率过高,是中国债务问题的关键所在。

  因此,企业去杠杆要与清理僵尸企业和国企改革结合起来。无论从去产能还是从去杠杆的角度,清理僵尸企业都是必经之途。并且,僵尸企业倒闭也是结构调整和创造性破坏的一个自然的结果。政府应采取兜底的方式,出台配套的失业保障措施,让破产重组能顺利推进。同时,降低企业的杠杆还有赖于国企改革,尤其要强化其预算和负债约束。

  在短期内总体杠杆率难以降低的情况下,实现杠杆率在部门间的转移是降低风险的重要手段。央行承接、政府承接、债转股和不良资产证券化,是杠杆转移的三条路径。由央行或政府介入来推行杠杆转移,必须处理好当下和未来的关系。而在实施债转股和不良资产证券化的操作过程中,应严格遵循市场规则,在法治的框架下组织实施,防止“僵尸企业”鱼目混珠和“逃废债”等“败德”行为发生,是其成功的要点。不能把债转股变成国有企业“最后的盛宴”。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李扬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