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李扬
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要用改革的姿态从事投资
2014-06-21 10:06:17作者:李扬 来源:中国经营报

  当前大家都很关注的就是经济减速,以及面对这个减速我们需要采取一些稳增长的措施。我们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就是中国经济如果要采取一些措施进行刺激,或者用现在的话说进行微刺激,措施只能从投资领域中来思考。

  但是,中国的增长靠投资,中国经济目前最大的问题之一即产能过剩,也是归因于投资。所以我们存在投资、增长和过剩的悖论。有人说今年是改革元年,如果还是要启动投资这样一个我们用之多年的工具,就必须用改革的姿态来从事投资。所以,我们觉得必须高度警惕,并认真防范那些已被实践反复证明的投资的弊端,用改革的精神讨论好投什么、如何投和谁来投的问题就非常重要。

  第一个要解决谁来投的问题,很显然经过30多年的工业化,经过2009年以来的强刺激,凡是商业上有利可图的项目在中国基本上都已经饱和,这些领域也都基本上过剩了。但是,我们有大量的领域还缺一些项目。比如社会基础设施/公共服务领域有大量的短缺。所以,我们现在必须把投资的重点放在偏向社会和生态建设的一些领域中。比如说有利于促进消费增长的,有利于技术进步的,有利于环保的。这些领域的重要性谁都不否认,但是社会资本基本上不愿意进入,或者是因为投资的商业可持续性不行,或者是因为有一些障碍,让他们不能进入。

  如果深入研究这个问题,会看到这样一些领域内激励机制的架构存在问题。在目前的架构下,绝大多数的环保、治污、生态修复活动都视为成本,不能够成为产出,是已经创造出的绩效的一个扣除。那么,其结果当然就会是耗能污染的产业仍然被很多地方和企业追捧,而治污治耗能的产业就不能够得到发展。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过去我们一直谈,但现在看起来是需要解决了。

  第二,现在需要解决如何投的问题。所谓如何投,就是说资金怎么来筹集。首先,由于长期以来的高储蓄,从总体上说,中国是不缺资金的。但是,中国的资金在结构上是有严重缺陷的。一、缺乏长期资金。二、缺乏股权性的资金。现在又加上一个缺乏廉价的资金,三大问题。如果我们还要依靠投资,这个钱怎么来筹集?怎么来应对我们说的缺长钱、缺股权、缺廉价的钱,这几个问题我们必须解决好。

  所以,我们必须真正落实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的战略安排,必须大力发展例如保险等机构投资者,要分开对信用的统治,让资本形成能够自由展开,要充分发挥像国家开发银行这样的投资性金融机构的作用,要鼓励各种创新。创新就要把债务性资金变成股权性资金,把短期资金变成长期资金,而且我们要逐步尝试改变商业银行只能贷款不能投资的状况。这是我们金融结构不合理的一个基本原因,我们金融体系中最主要的机构是不能做投资的。由于不能投资,所以中国的金融活动越发展开,杠杆率越高,负债率也越高,而负债率高是这次危机的一个根本性问题,必须要解决。

  第三个要解决谁来投的问题,当然答案大家都会说,让民营资本投。问题是我们虽然在法律上并没有限制,甚至还是鼓励民营资本进入各个领域。但是,事实上他们进不去,所以我们要把那些“玻璃门”拆除,让他们实实在在能够享受到平等待遇。当然,里面还有一些技术问题,比如过去我们说有一些领域不能让民营资本进去,因为存在着所谓垄断,存在着所谓公共性,所谓外部性。那么,经过多年的技术发展,制度变化这些问题已经不能够成为障碍了。所以,为了解决这样一些问题,必须让基础设施、公共服务项目有商业可持续性。同时要改变政府主导的局面,这个问题过去反复被提到过,现在又一次以尖锐的形式提到我们面前。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李扬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