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李迅雷
我的几点研究心得:用数学来破解经济神话
2017-09-21 13:26:21作者:李迅雷 来源:中国经营网

数学方法之三:中位数等的应用

第三个数学方法,就是中位数、平均数和方差如何来应用。最容易引起误导的就是平均数,所以,每当统计部门公布数据的时候,老百姓常会抱怨“被平均了”,原因在于方差过大了。

若按中位数来统计,结论可能更加准确、清晰。比如,根据中报的统计结果,A股的加权平均市盈率,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为21倍,但是中位数竟然有65倍,可见估值水平并不便宜。今年上证指数在上涨,但大部分股票没涨甚至下跌,上证50涨得很好,涨了15%,但所有A股的中位数下跌了15%。

所以,估值结构、价格分布特别扭曲的时候,我们应该看中位数、看方差,这有利于更准确地把握市场特征、看清形势。若研究美国股市,可以发现中位数和平均数是很接近的,也就是说,美国的市场结构相对合理一些。

数学方法之四:合理运用时间序列

第四种数学方法,就是如何合理运用时间序列预测未来。要理性看待经济发展的阶段,不宜给当期过大的权重。

大多数人倾向于自我为中心、当下意义很大,故我们可以频繁地听到伟大的时刻和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情。这也难怪,毕竟人类个体的寿命非常短暂,长寿之人也不过百年左右,而人类历史据说已有600万年了。摆正自己所处时代的位置很重要,这就是时间序列分析法。

我在十多年前去西藏林芝,为了去看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徒步了三天,那个时候去算探险,当看到雅鲁藏布江180度大拐弯的时候,很容易认为这条伟大的河流就此改变了方向,但是,当爬到山顶远眺它,会发现水的流向还是没有改变,大方向一直是奔向东南,只是在此地出现了一个对大势而言微不足道、形态美丽的回调。由于视野的局限,人们的眼光往往很短浅,看到问题也很局部。所以,我的建议就是在做时间序列分析时,看的时间一定要够长,一定不能把当期因素看得过重,并给予过高权重。目光短浅的话,往往会把浪花看成浪潮,新经济、新金融、新周期,凡事都有新的,都是处在一个历史转折点上。再过十年回头来看,会发现如今我们所处的阶段还是较为平淡的。

记得2002-2003年非典爆发的时候,大家都觉得非典太恐怖了,但实际上非典造成的全球死亡人数不到1000人,危害远不及其他传染病。但就在那段非典流行的短暂日子里,“非典经济学”应运而生,连书都出来了,我们现在应该不会把“非典经济学”当成经典的经济学来读了吧。然而那时,“非典经济学”成为畅销书,可见人类很容易给予当下过高的权重,以至于产生集体误判。因此,要做到客观看待眼前的事情,目光一定要远,视野一定要宽,正如李白所说,“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研究的“三度一节”

我认为,做研究要有“三度”:高度、角度、深度,以及“一节”,就是细节。

先说高度。我们看当前经济,我认为经济仍处在一个长期下行过程中。有人说,经济已经见底,新周期崛起,但我看到的是中国重工业化已经进入后期,中国的第三产业比重在上升。所有的经济体,当它的第三产业比重超过第二产业的时候,就进入经济转型阶段,GDP增速下台阶,因为第三产业的劳动生产率比第二产业要低,所以GDP表现为减速,而且减速过程远未完成。为什么中国在历史上很长阶段其GDP一直都是全球第一呢?因为中国是农耕经济,欧洲很多地方是游牧经济,农耕经济的劳动生产力比游牧社会劳动生产力要高。为何后来中国经济衰落了呢?因为欧洲开始工业革命,工业的劳动生产率大大超过农业。所以,我们看问题,只有站得高才可以看得远,格局要大。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李迅雷

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学术委员,主要研究方向是财经、房产、股票、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