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李迅雷
我国股市的泡沫效应及持续性研究(2001年)
2016-12-12 14:39:41作者:李迅雷 来源:中国经营网

从表3我们可以发现,我国经济的市场化进程是一个非常艰辛的过程,实物经济部门的价格改革,当初被喻为“闯红灯”,但随着短缺经济的结束,较早实现了并轨。但金融领域的“价格改革”虽然讨论较多,却进展迟缓,根本原因还是在于金融管制。也许金融管制主要出于对金融开放代价的权衡,并不是说凡是管制都是错误的,如东南亚金融危机对中国的影响较小,就是在金融管制情况下危机难以传导的结果。但从长远看,解除管制、金融开放是必然趋势。

一、从制度、规则的变革分析股市泡沫的持续时间

我国股市是在“试了不行,还可以关”这样一个颇受争议的环境下发展起来的,一开始便具有中国特色,形成了法人股、国有股这样一类规模庞大、不能流通的股票的奇特现象。虽然这样的市场规则是不合理的,但却是在当初的历史条件下唯一的选择。股市泡沫正是产生于这样一个不合理的市场规则下,即可流通股票的规模过小导致供不应求。要消除泡沫最简单的办法是重新制定合理的规则,但付出的代价可能是巨大的,而且可能得不偿失,如股市崩溃、市场消亡等。而且,规范的市场规则虽然合理却未必合情,因为投资者之所以积极参与当前的一二级市场,就是基于现行的市场规则是将社会公众股和国有股、法人股相互隔离、互不相关的。在一个正在运行的市场中要实现新旧规则的替换,应该充分考虑投资人的利益和承受能力。这也就是说,企图通过制度的根本性变革,让股市泡沫彻底挤破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做到的,为此,我们需要探讨两个问题:一是制度或市场规则变革的途径和形式会怎样;二是在现行制度和规则相对稳定的条件下,促成股市泡沫破灭的因素有哪些。

制度变革的直接动力来自加入WTO,因此变革的方式也将按照一个开放市场应该具有的规则来进行。2000年以来,证监会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如允许转配股上市、向境内投资者开放B股市场、国有股减持实施细则等。从这一系列政策来推断,不难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那就是所有的举措都是为了解决历史上形成的不规范问题,都是为了解决同股同权不同价的问题,都是为了打破各个市场彼此割裂、建立一个统一的规范的市场。这实际上是为金融业加入WTO作准备,因为加入WTO本质上就是一种制度的接轨,是对国际通行的游戏规则的认同。如果我们向外资开放的是一个彼此割裂的市场,是一个同股不同价的小市场,那么,外资对于中国证券市场的冲击,特别是通过跨市场套利,将会使得我们的现有证券市场混乱不堪。

如果说把同股不同价问题的解决看成是股市泡沫破灭的标志,那么,我们可以将解决这一问题和证券市场对外开放的时间表结合起来,从而再来推断股市泡沫破灭的时间。

依据《服务贸易总协定》(简称GAST)中发展中国家更多参与原则,发展中国家可以依照本国经济发展水平适度开放相应的行业与市场。目前,中国证券市场的完全开放存在四大不利因素:证券市场是在资本项目下不可自由兑换条件下运行的;相关法律和会计准则没有完全与国际接轨;缺乏能够参与国际竞争的一流投资银行和其他中介机构;监管水平与发达国家存在较大差距。所以,我国证券服务业的发展,无论从数量还是从质量,从管理体制还是从运行机制,从市场体系的发育还是证券监管体系的完善来考察,都处于成长阶段,属于“幼稚产业”。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我国证券市场的对外开放尚不具备立即全面实行国民待遇的条件,而是将采取分阶段开放的方式。试作以下描述: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李迅雷

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学术委员,主要研究方向是财经、房产、股票、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