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李迅雷
明年应以改革为重 对经济增速预期可下调
2016-12-01 14:06:54 来源:中国经营网

  财政政策方面,减税或增支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要推进财政改革。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推进财税改革,时间过去三年,一些重要财税改革还没有推进,关键要理顺中央和地方政府事权和财权之间的关系。央地关系不理顺,二者就容易相互扯皮,对于效益提高都会有影响。

  地方政府的财权和事权要统一,分税制已经有多年没有改革,产生了很多弊端,接下来要进一步完善分税制。当前分税制层级过多,要减少层级。

  央地之间职权不分、互相扯皮的一个突出表现就是“土地财政”,今年部分城市房价暴涨,就跟土地财政有很大关系。如果地方财权和事权不统一,地方政府要通过卖地、发展房地产,来刺激经济,这会带来新的产能过剩。

  基建稳增长仍有空间

  《21世纪》:今年三季度新增就业人口1067万人,提前完成全年1000万就业目标。如何看待当前就业形势,就业是否值得担忧?

  李迅雷:近年,我国就业任务一直是提前完成,因为我国劳动年龄人口在减少,农业转移人口增速在下降,所以就业不会太差,只是出现部分大学生就业满意度不高的现象。总体上看,就业形势比较好。

  当前,国家鼓励创新创业,也能解决就业问题,因为中国90%的就业是靠中小企业解决的。但到2018年之后,就业问题可能会凸显出来。因为2017年中国经济会比较平稳,但到2018年之后,经济增长动力可能会下降。

  《21世纪》:既然就业稳定,2017年是否有必要出台大力度稳增长政策?按照规划,2020年要实现GDP翻一番,这就要求“十三五”期间年均经济保持6.5%的增长,这个目标是否偏高?

  李迅雷:明年增长目标没有必要设定那么高。年度间经济增速会有波动,今年降低一点,明年可能会高一些。

  中国经济放缓是符合规律,也是正常现象,要强行把经济拉到高位,要付出比较大的代价。明年如果房地产下行,经济增速大幅下降,国家层面可能不能容忍。所以,明年基建投资还是会加大力度。今年基建投入比较大,基建还会持续投入,因为基建投入周期不是一年,是会持续好几年。比如当前二线城市开始修地铁,修地铁就是一个比较长的过程,所以基建投资的空间还存在。

  改革第一,GDP增速其次

  《21世纪》:中央反复强调要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放在更重要的位置,这一块明年要做什么工作?

  李迅雷:还是要推进改革。首先,大家对GDP的理解有一定的偏差,成功转型的国家都经历了GDP大幅回落,比如德国、韩国、日本等,经济要转型成功,需要付出部分代价,比如对经济过高增速的追求。当前,改革应该放在更重要的位置,GDP增速其次。当前我国就业形势稳定,对经济增速的预期可以下调一些。

  目前急需推进的改革,包括行政体制改革和财税体制改革。行政体制改革,就是要简政放权,更多交给市场。财税体制改革,中央与地方关系的理顺,推动以家庭为单位的个税改革,还有土地流转体制改革也不能再拖了。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李迅雷

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学术委员,主要研究方向是财经、房产、股票、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