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李迅雷
明年应以改革为重 对经济增速预期可下调
2016-12-01 14:06:54 来源:中国经营网

  去年末,研究机构普遍认为2016年中国经济增速将加速下滑。2016年三个季度过去了,中国经济稳稳地站在6.7%的位置,未出现进一步下滑,且一些宏观指标如PMI、PPI、企业利润等都指向经济有好转的迹象。

  但经济运行中问题仍不少。10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时指出,要“注重抑制资产泡沫和防范经济金融风险”。

  2016年中国经济趋稳的背后原因是什么?2017年会是怎样一个走势?后续宏观调控政策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何结合起来?11月30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海通证券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

  明年房地产投资或负增长

  《21世纪》:今年经济运行好于预期原因在哪里?你对于明年走势怎么判断?

  李迅雷:今年经济走势好于预期,因为我们投入很高。今年财政支出规模巨大,财政赤字空前,表现在基建投资增速在前10个月接近20%;另外,通过国家信用扩张,国企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达22%。

  从这两方面可以看出,经济增长原因,一是投资,二是靠政府、靠国企——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表现在整个社会杠杆水平大幅上升,政府、国企、居民三个部门都在加杠杆。

  明年经济下行压力较大,预计经济增速在6.3%-6.5%左右。今年靠这么大量投入,才维持L型增长,明年投入量不会这么大。房地产的调控,降低居民杠杆率等,会影响到明年房地产投资,预计明年房地产投资会是负增长,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也会回落,总体上明年经济增长压力比较大。

  美联储12月份可能加息,明年也可能继续加息,会使得人民币贬值压力增大,民间投资意愿下降。加之随着中国市场利率上行,明年贷款规模、增速都会下降,财政、金融支持经济增长力度会减弱。

  货币政策可能偏紧

  《21世纪》:中国潜在经济增速大致是多少?明年经济下行压力大,是否会有相关稳增长政策出台?

  李迅雷:中国潜在增速肯定低于现在的实际增速,低于6.7%。如果中国潜在增速高的话,就不用政府大量投入。

  明年政策安排上仍然会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今年实际的财政赤字很大,这里不是指财政部公布狭义的赤字率3%,而是广义财政赤字,包括专项债券、发改委的专项基金、PPP公共投资部分、产业引导基金等。

  2017年积极财政政策,可以提高名义赤字率,就是财政部狭义口径的赤字率,可以从3%提高到4%。但是,宽口径的财政赤字率进一步提高,是有困难的。一方面,中央政府反复表示,对地方政府债务不承担偿还责任,这对地方政府是一种约束;另一方面,政府不可能持续投入,当前隐性债务规模已经很大。

  《21世纪》:货币政策方面呢?三季度中央说要防止资产泡沫,那么你对明年货币政策走向和调控注意事项有什么看法?

  李迅雷:今年第一季度货币政策比较宽松,跟经济下行力度比较大有关;二季度货币政策开始收紧,属于宽紧适度的状态;三季度,9月份之后市场利率水平比较高——今年总体上流动性比较充裕,市场利率水平高开低走。

  2017年货币政策可能会偏紧,因为人民币有贬值压力,如果货币政策过于宽松,会导致人民币汇率压力更大。所以,明年可能不会降准降息。

  推进理顺央地关系

  《21世纪》:明年加大财政赤字率,对后续政府债务规模是否担心?增加的赤字,是更多用于减税,还是增加政府支出?

  李迅雷:对于我国政府债务并不担心,当前政府债务占GDP比重在40%左右,政府债务规模还可以提高到占GDP60%的水平。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李迅雷

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学术委员,主要研究方向是财经、房产、股票、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