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林毅夫
林毅夫:全球经济低迷 发达国家必须进行结构性改革
2017-01-11 14:44:16 来源:新浪专栏

  上述三项政策共同发力,让2008年金融危机并未引发像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的现象,但遗憾的是经济大衰退并没有避免。

  笔者认为,全球贸易新常态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发生危机一定代表这个国家有结构性问题。这意味着,要走出经济危机,发达国家一定要进行结构性改革,改革内容应包括:减少工人工资、减少福利、金融机构去杠杆、减少财政赤字等。

  理论上看,如果能顺利推行结构性改革,该国经济竞争力会增强,经济稳定性会提高。现实是,结构性改革并未在实践中推行下去,结构性改革的推进困难重重。

  由于结构性改革带有收缩性质,推行后会降低消费需求和投资需求:工资、福利减少后间接减少消费需求;金融机构去杠杆,能够支持贷款消费、投资的资金相应减少。在失业率高企,经济增长缓慢的状况下,要推行此类改革,政治上行不通。过去几年的实践效果也显示,结构性改革基本上是“清溪柳如烟,不见佳人来”,没有推行下去。

政策建议

  全球经济贸易恢复常态仰仗全球经济增长恢复常态。经济恢复常态的前提是发达国家必须进行结构性改革。如若发达国家不能用货币贬值给结构性改革创造空间,能不能找到一个替代方案?这种方案能跟发达国家货币贬值有同样的作用,能给发达国家带来就业机会,能对冲结构性改革收缩所增加的失业。笔者认为,增加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投资可以作为替代方案,取得上述效果。

关注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投资

  发达国家的基础设施普遍比较完善,带有发展“瓶颈”的基础设施投资机会并不多,在这种背景下,政府增加基础设施的投资创造就业,类似挖一个洞、补一个洞,并不能提高经济增长力。

  即使短期增加基础设施投资能创造就业,增加家庭收入,可是在预期的未来政府税收会增加,家庭要平滑消费,可能现在就开始增加储蓄。最终的结果就是基础设施投资增加,赤字增加,家庭收入增加,总需求却不增加。

  如何克服上述现象带来的障碍?笔者认为,解决途径是寻找能对经济生产力提高有很大作用的基础设施的“瓶颈”,如增加对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投资。

  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到处是“瓶颈”,拉丁美洲、南亚、非洲,基础设施存在大量“瓶颈”,基础设施投资对这些国家生产力水平提高有很大作用。笔者的研究发现:发展中国家每进行1块钱的投资会增加7毛钱的进口,其中一半来自发达国家。

  在金融危机“阴影”仍在的背景下,如果更多的在发展中国家提供基础设施投资可以实现双赢,能够给发达国家创造更多的出口,而更多的出口就能够创造足够高的就业,使得发达国家得以进行结构性改革,恢复正常增长;发展中国家能够消除经济增长“瓶颈”,让经济实现更快增长。

拓宽资金来源

  按照亚洲开发银行的研究,从2010年到2020年,亚洲每年需要的基础设施的投资就要达到8000亿美元,非洲国家要5000亿美元,全球基础设施投资资金来自何处?笔者认为,资金可以主要由具有储备货币地位的发达国家和外汇储备丰富的国家,如中国以及石油输出国来提供资金。

  一方面,作为目前储备货币的发达国家,如果不能从经济危机的“泥淖”中走出,其经济增长速度会一直缓慢、失业率高,财政赤字会快速增加,财政赤字增加最后一定会增加货币发行量。从这个角度反向看,与其发行货币进行失业救济,不能提高生产力,不能在国内真正推行结构性改革,不如将发行的货币支持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投资。该类投资,短期可以在发展中国家提高就业率,长期能够提高生产力,并助力发达国家进行结构性改革,产生双赢的结果。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