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林毅夫
林毅夫:全球变革时代下的中国经济发展
2016-12-23 14:52:09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补短板的第二个方面是完善基础设施。这些年,我们的基础设施确实建设了不少,跟其他发展中国家比较,我们的基础设施是比较好的。但是,我们国内的基础设施还有非常多的缺口。比如说,大城市交通非常拥挤,说明地下交通还是严重不足。另外,今年六七月份下了几场大雨,全国有1000多个城市被水淹,说明我们地下管网不足。这些领域都还可以进行基础设施投资建设。

  补短板的第二个方面是改善环境。这些年经济发展快,环境的压力也越来越严重。我们要推行绿色发展,同样也需要投资。

  第四个方面是推进城镇化。现在我国城镇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是56%,发达国家则超过80%,所以,我国还在城镇化的进程中。农民要进城,政府必须提供公共服务,这些都是要投资的。

  不管是从经济回报还是从社会回报来讲,上述投资的价值都非常高。这是中国经济的增长前景跟发达国家相比最大的不同点。发达国家在经济疲软的时候,也去搞投资,但他们的产业已经处在全世界最前沿,很难找到新的投资机会,虽然有3D打印、电动汽车等创新,但一两项投资不足以拉动他们的整个经济。而中国产业升级的空间非常大。外国的基础设施也比较完善了,无非就是老旧一点。发达国家环境也好,城镇化也完成了。所以,发达国家很难找到好的投资机会,而我们还有很多好的投资机会。

  投资需要钱,从钱的角度来看,我国也是相对有优势的。现在我国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积累的债务占我们国内生产总值的57%,其中17%是中央政府债务,40%是地方政府债务。而发达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债务与GDP的比例普遍超过100%。这意味着,我国财政政策可利用的空间比其他经济体要大得多,我们可以用积极的财政政策来撬动投资。我国不仅政府的财政状况相对较好,民间储蓄也占到国内生产总值近50%,是全世界最高的国家之一。所以,我们可以用政府的钱撬动民间的钱去投资。另外,我国有大量的外汇储备,是全世界最多的。进口机器设备、原材料需要外汇。其他发展中国家跟我们一样有好的投资机会,但他们可能财政状况不好、民间储蓄低,或者是外汇储备不足,这是中国与其他发展中国家最大的不同。

  如果把这些有利的资源用起来,我国可以保持适当的投资增长率。投资适度增长就会创造就业,使就业保持在比较高的水平。而就业好,家庭收入的增长就会比较快,进而消费状况会比较好。如果投资和消费都维持在一个合理的水平,我相信,我们完全可以实现“十三五”规划提出的经济平均每年增长6.5%以上的目标。

  而且,从补短板的投资作为切入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会有良好的条件。补短板的投资需要钢筋、水泥、平板玻璃,那过剩的产能就会减少,去产能就容易了。再看去杠杆,现在杠杆率最高的就是产能过剩严重的行业,如果需求增加、价格上升,企业就有更多收入用于还债,杠杆率就会下降。去库存方面,主要是房地产库存,而房地产的需求很大程度取决于家庭的未来就业与收入增长情况,如果就业与收入的前景好,他们对房地产的需求就多,这有助于库存减少。

  因此,我们有信心,平均每年6.5%以上的经济增长目标一定能实现,十八大提出的两个翻一番目标一定能实现。我国现在的国内生产总值为世界的15%,每年6.5%以上的增长可以为世界的增长贡献一个百分点,世界的经济增长也就3%左右,所以,我们每年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仍将保持在30%以上,中国仍将是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