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林毅夫
林毅夫:中国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得遵循比较优势
2016-09-02 14:07:16作者:林毅夫 来源:澎湃新闻

  人均国民收入12700美元是很多中等收入国家想要突破的瓶颈。但在1960年已经成为中等收入的101个经济体中,到2008年,只有13个“晋升”为高收入经济体,剩下的都在“原地踏步”,陷入了经济增长的停滞期。这种现象被世界银行形容为“中等收入陷阱”。


  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教授林毅夫看来,中等收入陷阱“不是一个小概率的事件,是一个相当高概率的事件”。


  中国也正位于中等收入国家队列,如何避免掉入中等收入陷阱?8月21日,在复旦大学经济学院举办的“产业政策:总结、反思、展望”研讨会上,林毅夫开出的处方是:遵循比较优势。当一个国家在本国生产一种产品的机会成本低于其他国家的话,我们称这个国家在生产该产品上是有比较优势的。

  发展中国家有后发优势,在技术创新、产业升级、制度完善的成本和风险上,比发达国家低。之所以很多发展中国家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林毅夫认为,这是因为“这个国家的经济结构没有比发达国家的经济结构更快速地提升”。


  从新结构经济学的框架出发,林毅夫分析,“每个时点上的产业和技术结构,内生于该经济体的要素禀赋跟它的结构”,“如果按照要素禀赋的结构来选择产业跟技术的话,是符合比较优势的,你的产业要素生产成本会最低,应该有最大的竞争力。”(要素禀赋也称要素丰裕度,是指一国所拥有的两种生产要素的相对比例。生产要素包括劳动力、土地、资本、技术等。)


  对于这个处方,林毅夫指出,竞争性的市场是按照比较优势发展的前提,是制度安排,可以让追求利益最大化的企业按照要素禀赋、结构的特性来选择产业。除了有效的市场,政府需要因势利导,做有为的政府。产业动态升级中的先行者“第一个吃螃蟹”,在成本和收益上往往不对称,林毅夫认为,政府需要提供和完善硬的基础设施和软的制度环境,补偿先行者,降低生产交易成本。


 “但是政府的资源有限,因此政府必须战略性地、策略性地使用他有限的资源,来支持对经济的发展起到最大贡献的产业。”林毅夫说撒胡椒面的做法不可取,“产业政策要成功,应该发展潜在比较优势的产业。”


  如何判断哪些产业是具备潜在比较优势?林毅夫认为,是那些在要素生产成本上有竞争力,但由于软硬基础设施不完善,使得交易费用高的产业。比如,林毅夫举例,非洲国家的工资成本只有中国的五分之一、十分之一,劳动密集型加工业就是非洲的潜在比较优势产业。


  针对既有潜在比较优势的产业,进行产业政策制定时,林毅夫总结,按照发展中国家的产业和国家前沿的差距,将产业分为五个类型:追赶型、国际领先型、退出型、新技术引发的弯道超车型、国防安全战略型。


  不同产业类型有相应的针对性产业政策。关于追赶型产业增长的甄别和因势利导,林毅夫建议第一步是找到那些高速增长、要素禀赋结构类似、人均收入比本国高100%左右,或20年前的人均收入和本国现在处于同一水平的发达国家。在这些国家中,选出表现良好的产业和产品,从而避免政府犯错或被利益集团的寻租行为绑架。之所以如此借鉴,是因为拥有相似的要素禀赋结构的国家,应该也有相似的比较优势。


  就国际领先型行业而言,某些产业是发达国家已经退出的,中等收入国家已经达到或接近世界最高技术水平,那中等收入国家就可以借鉴发达国家对待领先型产业的方式, 把握“研”和“发”。一方面国家需要扶持大学等研究机构的基础知识研发,另一方面企业在基础知识成果之上,进行新产品和新技术的开发。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