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林毅夫
林毅夫:“十三五”中国经济增速仍有望保持在6.5%以上
2016-08-19 10:09:34 来源:澎湃新闻网

  8月16日,在2016世纪中国论坛上,中国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表示,若利用好稳增长、适度扩大总需求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有利条件,“今年保持6.5%以上的经济增长速度,以及在整个 十三五 规划期间,保持6.5%以上的增长速度,完全是有可能的。我们每年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仍然会在30个百分点以上,中国仍将是世界经济增长主要的引擎、主要的动力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则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加法而不是减法,它可以提供中国的生产要素供给、配置效率以及全要素生产率。蔡昉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成功与否,能够决定我们是否能形成一个L型的长期经济增长。”

  论坛上,围绕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中国经济长期增长”,国内的经济学家们还讨论了什么?

  经济下行原因是什么?

  自2012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处于下行状态。如何问诊经济增速下降的原因?

  林毅夫认为,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正处于转型期,有不少体制、机制、增长模式以及供给侧的结构性问题,会影响经济增速。但除了内部因素,外部性、周期性的因素不容忽视。林毅夫给出的证明是,和中国同样发展程度的其他金砖国家,在同一时期,经济增长速度也在下滑,且下滑幅度普遍高于中国。但这些国家不存在中国所有的,例如国有企业比重比较高、市场机制还没有完全发挥、投资比重较高、消费比重较低、产能过剩等问题。此外,东亚一些高收入、高表现经济体,比如新加坡、中国台湾、韩国,也存在经济下滑的现象。

  “我想从2010年以后的经济增长速度的下滑,固然有内部自己的因素,但这些外部性周期性的因素,也不能够排除,不能够忽视。”林毅夫强调,适度扩大总需求、稳增长的措施,才能保证经济一定的稳定和增长,并给结构性改革提供条件。

  蔡昉则认为,“当前遇到的经济增长速度的下行,它不是一个周期性的、需求侧的、短期的现象,而是中国发展到特定的阶段,特别是当中国的人口红利消失了以后,我们以往能够借助推动高速经济增长的动力,就必然要进入到转换的新阶段。”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在2010年的一项研究中发现,东亚成功追赶型的经济体包括日本、韩国、中国、台湾、香港、新加坡等,他们在经历了二三十年的高速增长以后,当人均GDP达到11000国际元(多边购买力评价比较中将不同国家货币转换为统一货币)时,无一例外出现了经济回落。当时,刘世锦判断,中国经济到2013年也将迎来这个拐点,由高速增长转向中速增长的阶段。刘世锦分析,这是因为需求侧的基础设施、房地产、出口,以及供给侧的一些重化工业的产品,像钢材、铁矿石、石油、石化、建材等,这些重要的工业产品都出现了历史需求峰值。

  进入新阶段后,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能力发生变化。应对潜在增长能力可能的持续下行,蔡昉认为,如果能够正确地引领这个新常态,中国能够争取实现“L”型的经济增长。并在潜在增长能力下行的过程中,有所反弹,在更长的时间内实现保持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蔡昉表示,具体的措施而言就是“三去一补一降(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补短板、降成本)”。

  中国经济触底了吗?

  “中国经济经过六年的回调以后,现在已经非常接近底部,不要太悲观,这是一个大的判断。”刘世锦表示,“触底的确切含义是说不会再下滑了,稳住了,这个稳住以后实际上我们就会进入一个中速增长的平台。”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