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消费>正文
青海春天跨界白酒欲赌凉露20年经营权
2018-03-24 06:50:46作者:党鹏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吃辣喝的酒,凉露。”在刚刚结束的成都春季糖酒会上,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海春天”,600381.SH)的新团队,正在为新产品小酒“凉露” 吆喝招商,而不再是其之前起家的极草系列。

凭借春节期间《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小酒凉露借助事件营销引爆之后,便在今年春季糖酒会上大规模招商。在此前的3月8日,青海春天公告称,公司拟以3385万元从关联方处收购西藏正库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正库”)持有的西藏听花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听花”)100%股权。西藏听花所拥有的核心资产,正是凉露酒的全国独家代理权。

这是青海春天自两年前由于国家政策原因,不得不停止原主业极草和含片产品,转战广告业之后,进而又跨界白酒行业的新动作。不过,该公司董秘回复《中国经营报》记者称,将继续布局大健康产业。

“凭借一次事件营销,在短期内可以引爆和推广企业品牌。”白酒专家杨承平认为,凉露、人民小酒等都是通过事件营销取得了短期的效果,但是未来能走多远,还得看企业的运营管理能力和产品品质。

极草遭遇政策黑天鹅

2016年3月29日,青海春天披露,公司明星产品“极草”作为“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以及冬虫夏草用于保健品的试点工作均已被叫停。由此,这个以冬虫夏草纯粉片生产为主的企业,在借壳上市一年之后,面对政策的“黑天鹅”不得不走上转型之路。

记者注意到,在2016年2月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的《关于冬虫夏草类产品的消费提示》称,长期食用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等产品会造成砷过量摄入,并可能在人体内蓄积,存在较高风险。到了2017年2月末,监管部门再发文称冬虫夏草“功效不靠谱,重金属砷超标,连安全性都无法保证”。由此,使得青海春天一直难以回归主业。

为此,在2016年4月,青海春天子公司春天药用将冬虫夏草纯粉片相关技术、专利进行境外授权,分别授权给极草春天(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吉瑞堂(澳门)贸易有限公司、天元年根(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海南正品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登录青海春天的官方网站,目前显示的只有澳门极草线上商城,并明确标注称,“澳门极草由青海春天提供专利与品牌授权、全程技术支持与品控指导,经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批准在澳门生产、销售。”登录商城,澳门极草售卖的主要是两款“极草 5X”产品,分别为“极草 5X冬虫夏草纯粉片(经典含片)”的30片/瓶和60片/瓶。在售价上,30片/瓶为6483元,60片/瓶为12639元。至于目前销售业绩如何,尚不得而知。

除了收取一定的专利授权费用,青海春天则转战广告业,这正是当年其为推广极草而衍生的业务。

根据2016年年报,青海春天主营业务的冬虫夏草纯粉片营业收入同比暴跌83.27%;广告业务收入增长243.31%。此外,1月18日发布的公告称,公司 2017 年度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增加约 4500 万元到 9000 万元,同比增加约 18%到 37%,并称“冬虫夏草相关的业务稳定”。

青海春天董秘称,公司受政策影响的只是冬虫夏草纯粉片产品,其他冬虫夏草原草之类初级加工过的产品属于中药材,不受政策影响。因此,公司已经研发了六种含冬虫夏草的保健品,已于2017年中向国家食药监总局进行注册申报,目前仍处于审评阶段。在有结果之前,公司仍以经营冬虫夏草类产品为主。

关联交易惹争议

3月8日,青海春天公告称,从关联方处收购西藏正库持有的西藏听花100%股权。

记者登录全国企业信用信息查询系统显示,西藏正库是青海春天的控股股东西藏荣恩的全资子公司,同时西藏正库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肖融为青海春天的实际控制人、董事,因此此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

根据公告的审计报告,西藏听花于去年成立,西藏正库投入注册资金3000万元。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显示,截至去年年底,该公司资产仅386.91万元,营业收入为0元,净亏114.23万元。

至于青海春天缘何耗费3385万元收购这家公司,唯一的答案就是西藏听花与宜宾凉露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宜宾凉露”)签有20年的全国独家代理权。

工商资料显示,目前宜宾凉露的股东为李蓉全、林晓莉二人。同时,李蓉全、林晓莉二人还是“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李蓉全是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

在2015年,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以10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青海春天控股子公司青海春天药用资源持有的深圳极草贸易有限公司100%股权。当时青海春天披露,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是青海春天“控股子公司产品销售合作商”,且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与青海春天及关联方“在产权、资产、债权债务、人员等方面不存在关联关系”。

至于此次交易,青海春天再次选择曾经的合作伙伴,双方是否存在关联交易,目前青海春天未给予回复。但记者注意到,早在今年1月份,青海春天就已经安排相关人员参与了凉露酒在成都市场的前期推广活动。

凉露未来增长待考

在成都春季糖酒会上,凉露开始了大规模的招商。这一切源于春节期间,依托《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所做的广告铺垫。“凉露,吃辣喝的酒”,其在央视一套、九套的广告投放,与当年青海春天“极草粉片含着吃”的营销手法如出一辙。

“这样自带话题的高频率渗透,以及借助《舌尖上的中国》进行事件营销,使得凉露这个没有白酒文化基因的新产品得以迅速推广。”西南民族大学市场营销教授刘德昌认为,凉露主要解决的是“吃辣怕喝酒”这一消费冲突,其定位独特,尤其在糖酒会上关注度高。“但是一个酒类新品牌,如何持续通过话题炒作则是最大的挑战,这完全不同于极草这个独特产品。”

就此,杨承平认为,“白酒需要文化的积淀,凉露目前则是按照快消品的方式在操作。”因此,凉露、人民小酒虽然短期内通过事件营销得以迅速扩张,但关键还要看后期的持续性和运作能力。

参加糖酒会的凉露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宜宾凉露暂时不会出其他的系列,只做凉露单品,但会出口感不同的产品。此外,此次糖酒会他们在向全国招商,但公司会重点打造成都、天津两个样板城市。

记者注意到,目前凉露只有一款125ML装、31度花果香口味小酒,市场建议零售价为29元。目前,在20元以上小酒主要有小郎酒、江小白、天佑德小黑、洋河小曲等多个品牌,竞争异常激烈。因此,作为一个新型产品的凉露,未来能否成为青海春天新的业绩增长点,目前尚不得而知。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