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消费>正文
裁撤代理商、偷换机器、专利纠纷……共享充电宝这回让投资方掉坑里了
2017-08-10 11:47:34 来源:界面 评论:

在共享单车出现以前,人们从未想到一个行业的吸金能力能够如此惊人。短短1年时间,摩拜和ofo就从默默无闻的创业公司变成了估值百亿人民币的现象级公司。

然而,记录的出现就是用来刷新的。截至7月,共享充电宝行业的融资效率已经是共享单车刚出现时的5倍,公开资料能找到的入场者就有25家,头部则主要以小电、街电和来电三家为主。

融资也没停过。7月27日,怪兽充电宣布获得亿元A轮投资,8月8日,小电也开启了新一轮融资。显然,在资本市场,共享充电宝仍然是一个投资热门标的。

这是一个被资本快速催熟的行业,而在迅速扩张的同时,问题也随之而来,偷窃机器、冒名顶替、抹黑对手、疯狂烧钱,这些都是共享充电宝行业正在发生的事情。

四个月以来,这个蒙眼狂奔的赛道已经因为追求速度而忽视了太多,但开弓没有回头箭,大家也只能在不断的奔跑中,等待着问题终将爆发的那一刻。

受伤的“局外人”

我第一次接到张寅的电话是在六月底的一个周日,那时正是他和小电闹得最凶的时候。

张寅是小电在西安的代理商,5月中旬才签的合同,合同上写着,在缴纳50万元代理费后,张寅就可以获得小电在西安市的一年代理权。其中,代理分成为75%,设备折扣则为90%。

然而,在签完合同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小电的直营团队就也挺进了西安,虽然张寅签的不是独家合同,但花了钱却给自己找了个对手这件事,还是让他心中不忿。

“代理商怎么和直营竞争?我们是花钱买设备,目标是赚钱,所以更注重设备转化率,而他们呢,只要完成指标就好,完全可以不计成本,迅速铺设。”

面对这样的竞争态势,张寅选择了放弃,“这样下去根本赚不到钱,而且他们发货也一直滞后,就算给了我保护期我也没货可铺。”

最后,他向小电要求返还50万元代理费,并赔偿他一个月以来投入的所有人力、物力、和市场推广等费用共计51万元。

但小电方面认为,放弃代理是张寅的主观要求,小电可以返还他全部的代理费用,却无法对他进行额外补偿。

这样的解决方案显然不能让张寅满意,但作为主动解约的一方,法律上他并不占优势。

“团队已经解散了,我之前也有自己的业务,这次就当花钱买教训吧。”张寅说。

事实上,张寅的故事并不是个例,和加盟商发生过纠纷的也不是只有小电一家。为了加速扩张的脚步,目前各家都有在使用加盟商或是服务商等手段扩展城市。

安迪(化名)是街电在北京的渠道商,渠道商是区别于代理的另一种形式,签的是运维合同,也就是说,渠道商负责商户的扩展和运维,而企业则按照商户的不同标准为渠道商支付服务费。

这是街电在5月的时候推出的新的市场扩张策略,具体而言,自营团队负责开拓重点渠道,服务商则负责开拓长尾渠道。结算则是由一次性铺设费用和后期服务商参与运维的营收分成组成。

安迪是两个月前和街电签署的服务商合同,但第二个月的时候,街电就提出要和安迪解约,理由是后者在6月开拓的客户太少,不符合此前合同上的要求。

这让安迪非常气愤,他表示,整个六月,北京100多名服务商一共跑下来了上万家商户,但顺利结款的不到50%,很多时候服务商入店是需要让渡自己的服务费给店家的,街电不结款的话,服务商就会赔钱。

“现在就算要解约,可余款没结,说好的商户半个月没见到机柜也都在找我,希望街电能给我个说法。”

为了要到这个“说法”,安迪连发了两条微博并艾特了街电和陈欧,但目前还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而在安迪的微博评论下,成都和江门的服务商也纷纷表示自己遇到了差不多的状况。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