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消费>正文
辉山乳业24亿现金疑“失踪” 公司资产半年缩水近80亿
2017-06-06 10:52:03 来源:新京报 评论:

陷入债务危机的辉山乳业于6月5日公告披露了其最新财务情况。辉山乳业称,截至今年3月31日,集团估计总债项约267.3亿元,总资产约262.2亿元,而经银行确认,其账目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出现24.33亿元差额,此重大差异之处须待进一步澄清。昨日,新京报记者联系辉山乳业人士,询问公司24.33亿元现金失踪是否与葛坤失联有关,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欠银行187亿,非银行贷款42.5亿

昨日,辉山乳业公告称,截至2017年3月31日,公司估计总资产约为262.2亿元,总债项约为267.3亿元。这一最新财务数据,显示辉山乳业已经资不抵债。

昨日公告还披露了其银行贷款规模,辉山乳业称,267.3亿元的总债项中,包括银行贷款187.1亿元、非银行贷款42.5亿元,而其他负债为人民币38亿元。

今年3月,辉山乳业被爆出债务危机,媒体报道称辉山乳业有70多家债权人,其中包括23家银行、十几家融资租赁公司。

上述数据,是辉山乳业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辉山乳业称,随着杨凯一致行动人、辉山乳业执行董事、副总裁葛坤(负责财务工作)自2017年3月以来失踪,以及集团资金部门重要人员辞任,集团编制其管理账目时面对极大困难,尤其是有关集团现金、应收款项、应付款项及借款方面的财务资料。

辉山乳业称,集团已多次尝试评估目前财务状况,但未能完成核证,在与债权人分享管理账目及记录,以及今年5月31日前收取的银行确认所得函件等基准,对集团截至今年3月31日的财务状况进行了估算。

24亿现金“失踪”,葛坤已“失联”2个多月

在昨日的公告中,辉山乳业还自曝其账上多达24.33亿元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从银行账户上“不翼而飞”,辉山称,此重大差异之处须待进一步澄清。

辉山乳业称,基于本集团之非全面管理账目,其截至今年3月31日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达人民币29亿元,但自银行收取之银行确认约达人民币4.67亿元,其中约4.5亿元为受限制银行存款。这意味着24.33亿元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从银行账户上“不翼而飞”。

在今年3月辉山乳业爆发债务危机时,便有传言称辉山乳业大股东杨凯挪用30亿账上资金投资沈阳房地产,资金无法回收。这一传言被杨凯本人否认。

如今多达24.33亿元的款项从银行账目上消失,坊间将辉山乳业面临的财务谜团指向了已失联长达2个月之久的辉山乳业原董事、负责财务工作的副总裁葛坤。

今年3月28日辉山乳业曾公告,公司实控人杨凯在3月21日收到葛坤信函,葛坤称去年浑水报告之后工作压力增加,健康受到伤害,因此要休假,且希望现阶段不要联系她。自当日起,公司董事会便一直无法联络到葛坤至今。

据5月26日公告,公司董事会主席杨凯援引公司章程,认为葛坤女士已不再担任公司董事职位,即时生效。此时董事会之董事只剩杨凯一人。董事会之董事人数继续低于章程所规定最少三名董事的要求,董事会不再能代表本公司行事。

葛坤与杨凯为一致行动人,并一度被外界传为夫妻关系,但新京报曾证实,杨凯妻子实为张健美,未在辉山乳业任职,也不持有股份。

在昨日的公告中,辉山乳业也表示,随着葛坤失踪及相关资金部门重要人员辞任,辉山乳业目前在管理账目时已经面临极大困难,“尤其是有关本集团现金、应收款项、应付款项及借款方面之财务资料”。

昨日,新京报记者联系辉山乳业人士,询问公司24.33亿元现金失踪是否与葛坤失联有关,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6月5日对新京报记者解释,非全面管理项目,表面这笔资金不属于辉山经营管理下的项目,或者是委托贷款或者是理财。“这部分的钱有可能因为委托贷款对手方原因导致损失,也可能由于理财收益问题导致损失,也不排除一些关联原因导致损失,但目前还不能确认肯定是被挪用或盗取”。沈萌表示。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