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消费>正文
悬而未决的命运:环洱海上千家客栈面临关停危机
2017-03-29 10:05:13 来源:界面新闻 评论:

“暂时关停?暂到何时?”

“OTA平台上4月1日以后的订单还要不要接?”

“还要不要进洗发水、沐浴露?”

“说的是关停餐饮客栈,要不要关停酒店?”

“房租还要不要按时交给房东?”

“这些房子租期到了之后要还给房东,如果政府赔偿,那到底是赔偿给谁呢?”

……

3月24日下午3点40分,在洱海临海的一座客栈里,十来位客栈运营者围坐在一张桌子边讨论。窗外暴雨突至。

他们面色凝重。空气里弥漫着一种紧张、不安的情绪,所有的话题都围绕着3月20日光明网刊发的文章《大理州牺牲粗放发展,救洱海实施最严禁令》(下称文章)。文章明确提出:从今年4月1日起,凡是在生态核心区的餐饮客栈,实施暂时性关停,待环湖截污工程封闭后,经核定达到标准的再恢复营运。

3月20日,光明网刊发文章。该文随后被大理日报的官方微信公众号转载。

再往前溯的3月10日,大理电视台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发表了一篇文章同样指出:“从4月1日起,洱海生态核心区的客栈餐饮将实施暂时性关停。”

不过,文章发出之后不到半个小时就被删除了。

“当时我跟一个开客栈的朋友在一起,他给我看这篇文章,我觉得(关停)不可能。但是朋友立刻打电话回前台,告诉他们4月1日以后的订单不要接。当时我还笑他(太紧张),没过一会儿,文章就删除了。我心里还在窃喜。”在大理经营客栈3年多的谭铭当时觉得那是一次“乌龙”事件,并不放在心上。

然而,文章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没有人敢确认这仅仅是一次“乌龙”。很多客栈运营者都因此陷入焦虑。

3月24日下午,距离传闻的关停时间还有一个星期,双廊镇政府召集当地30多名客栈老板开座谈会。参会的包括镇委书记和负责环保的副镇长,会议氛围融洽,但是他们也没有就是否关停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只表示,“没有收到具体文件,会向上级反映情况”。

界面新闻记者致电大理州旅游发展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席琳求证。她表示,目前“没有收到任何官方消息”,但是肯定了客栈对于大理旅游业的促进作用,认为他们“提供了比较好的旅游产品”。

”如果大理的客栈被关停,那么接待的床位就少了。但是我们服从于洱海的保护,只要是对洱海有益的,就要去做,不论它影不影响旅游业的发展。如果没有洱海,旅游业想要长期发展也不可能。”席琳说。

洱海是云南省仅次于滇池的第二大淡水湖,位于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大理市,因其状似人耳得名。根据旅游发展局的初步调查结果,目前环洱海拥有大概2000家客栈(含大理古城)。

洱海禁渔后,大量的渔船被弃于岸边

“保护洱海”已然成为大理白族自治州的头等大事。

2015年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考察大理,与当地干部合影后还表示:“立此存照,过几年再来,希望水更干净清澈。”

2017年1月9日,大理州开启洱海保护治理抢救模式,决定实施“七大行动”,其中包括整治客栈餐饮服务业。1月22日,云南省原水利厅厅长陈坚调任大理州州委书记。3月15日,“七大行动”指挥部成立,陈坚当时提出,“洱海保护治理到了最危急关头”。

根据大理州发布的政府工作报告,2016年,全年洱海水质稳定保持Ⅲ类,5个月为Ⅱ类。相比之下,2014年和2015年,洱海的水质达到II类的月份分别是7个月和6个月,整体水质出现下滑的趋势。

“一月份,洱海里出现了蓝藻,这是我来大理6年多第一次看到。洱海的水质是不是恶化了?情况有些严峻,大家开始慌了。”2010年辞掉一线城市工作到双廊镇开客栈的霍启斌表示,往年的蓝藻一般是出现在夏秋时节,蓝藻的提前出现让他和许多客栈老板们的神经高度紧张。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悬而未决的命运:环洱海上千家客栈面临关停危机

从4月1日起,洱海生态核心区的餐饮客栈可能实施暂时性关停,待环湖截污工程封闭后,经核定达到标准的再恢复营运。很多客栈运营..[详情]

现金净流入超百亿仍陷危机 辉山乳业的钱究竟去哪...

融资环境颇佳,基本面尚属良好,辉山乳业为何陷入今天的困境?究竟是什么原因,引爆了辉山乳业的全面危机?大量资金究竟又流向了..[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