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消费>正文
北京水魔方深陷欠款门 水上乐园运营空窗期难题待解
2017-03-06 15:34:54 来源:北京商报 评论:

春天就要来了,水上公园的“寒冬”却不知何时才能结束。3月5日北京商报记者获悉,北京欢乐水魔方嬉水乐园因拒不履行法院判决遭丰台法院强制执行,财务室及部分娱乐设施被依法查封。自2015年11月以来,北京欢乐水魔方嬉水乐园在5个案件中未履行债务,欠款共计120余万元。曾经的水上乐园风靡一 时,但兴起之后的盈利等问题考验着水上乐园项目的整体生存能力。

水魔方成“老赖”

2014年,北京银河传媒广告有限公司为水魔方公司刊发广告,但20万元的费用水魔方公司仅支付了4万元。2015年,银河传媒公司将水魔方公司起诉至丰台法院。经审理判决,水魔方公司应支付广告费用16万元,并支付违约金4万元及延迟履行利息。判决生效后,水魔方公司未依法履行。

据本案承办法官于晓明介绍,除了银河公司外,水魔方公司还欠缴多个申请人的执行案款,目前其他4个申请人也申请强执。此前法院多次联系水魔方公司负责人,他们均表示公司经营惨淡,资金周转困难,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对此,执行一庭庭长左红卫称,法院调查发现该公司一年纯收入约1000万元,应该有能力偿还债务,接下来法院将会委 托审计公司进行审计。如果发现该公司有偿还能力,但拒不执行法院判决,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北京商报记者采访到水魔方公司债权人之一的北京天润广告公司,天润广告公司负责人称,水魔方一直以冬季不营运、工作人员返回重庆公司总部不在北京以及审批流程未能完成等理由拖延还款日期。

此外,水魔方公司还因拖欠土地租赁资金200余万元,被债权人用土方将水魔方乐园大门封堵。

欠款背后的运营难题

对于水魔方公司欠款问题,北京欢乐水魔方负责人表示:“我们3月1日已经交付法院20万元,希望能够在开园之后分期解决余下的欠款。”并且提到,自从2014年开始,水魔方由于经营成本升高,加上门票收入有限,收益开始下滑,目前公司经营困难。

水魔方公司的工作人员对北京商报记者回应称,债务问题正在解决处理中,对是否资金困难等问题未进行回应。

天友旅游集团是水魔方的母公司,据公开信息显示,2009年,成都天友旅游集团在重庆龙门阵国际度假区内,推出第一家欢乐水魔方。2010年推出了水 立方嬉水乐园项目。在之后的2011年、2012年、2013年,北京欢乐水魔方水上乐园、南京欢乐水魔方水上乐园、天津欢乐水魔方水上乐园相继开园,欢乐水魔方品牌完成了从西南地区转战华东、华北市场的发展。

天友集团水上乐园项目的推出轨迹也反映了水上乐园市场的发展轨迹,即2009-2013年期间,水上乐园迎来爆发式增长。但在爆发之后,众多园区也给市场带来了竞争压力。根据收集到的资料统计,2010年以前,我国大中型水上乐园的建设面积接近6000亩,而2010-2015年五年间这一数据达到3.5万余亩,是之前建设面积的5倍多。中国游艺机游乐园协会发布的《2015年中国水上乐园发展白皮书》也显示,从2010年之后,我国水上乐园进入了快速规模化发展的轨道,当前我国大中型水上乐园约240家,其 中,2010年以后建成运营的占80%以上。同质性项目增多给水魔方带来了竞争压力。

在同行业竞争激烈的情况下,更为优质的服务和优惠 的价格就成为博弈的重要手段,但水魔方并不占据优胜的条件。据北京欢乐水魔方公示牌显示,因时段不同,水魔方门票价格为180元/人与185元/人,这在水上公园门票市场平均价格为100元/人的情况下并不占据价格优势。另据某点评网站上的网友评论称,北京欢乐水魔方存在排队时间长、营业时间短、秩序不佳、设施渐旧、园内餐饮价格昂贵等问题。对游乐场所来说,设备的更新是一笔很大的开支,能用的设备尽量做到物尽其用。但是对游客来说,陈旧的设备让他们的 兴趣逐渐降低。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