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消费>正文
低调"老干妈"已退居二线:不再管公司 两会又请假
2017-03-02 13:33:21 来源:新京报 评论:

“老干妈”牌辣椒酱,国人耳熟能详。而与之形成反差的是,其创始人陶华碧极其低调。

陶华碧平日里就住在老干妈厂区里面,少有外出活动,深居简出。鲜有公开露面的她,仅在“两会”期间,以全国人大代表身份露面及发言,就连老干妈厂区所在地云关村的村民都表示自己仅见过陶华碧四次。

从去年开始,她连每年一次公开露面的机会也舍去了。

2月28日,新京报记者从陶华碧身旁工作人员处获悉,因身体原因,陶华碧今年将再次请假,不随贵州代表团赴京参加全国“两会”。

近期,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位于贵阳的“老干妈”。经过30年的发展,南明老干妈已经由创业之初陶华碧租借云关村两间房间作为厂房的小作坊,发展成厂区绵延一公里,拥有超过2000名员工,年营收45亿元的龙头企业。陶华碧已于三年前退居二线,将老干妈交给两个儿子打理。

【厂房扩张】 新厂区绵延近1公里

云关村,是陶华碧创业之地。1996年7月,陶华碧租借云关村村委会的两间房子,招聘了40名工人,办起了食品加工厂,专门生产麻辣酱,定名为“老干妈麻辣酱”。如今,云关村村委会那栋两层楼高的旧办公楼仍矗立在南明老干妈老厂门口,但已不再用作办公,人去楼空。其身后的云关村,也因南明区整体经济规划,搬迁改造,房屋基本拆迁完毕。

在云关村拆迁废墟一路之隔,则是南明老干妈陆陆续续建立起来的新厂区。整个南明老干妈厂区,被沪昆高速、贵阳绕城高速环绕,仅有西面见龙洞路延伸过来的小路可通向外界。南明老干妈创立初期,正是途经此处的大货车司机,将“老干妈辣椒”的名号带往全国各地。

沿着见龙洞路,南明老干妈新厂区绵延近1公里。路口便是一栋楼顶“老干妈”3字的生产车间,6根铁质烟囱对外排放着白色烟雾,厂房下污水处理系统轰轰作响。沿着马路,老干妈行政楼,职工宿舍、生产车间、职工食堂、仓储等间隙矗立,显得缺少规划。

陶华碧本人,就居住在这一片厂区内。“陶华碧就住在厂子里,遇见的次数不多,偶尔能看到她在厂里遛弯。”在南明老干妈厂区外开小卖铺的村民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现在基本上是看不到老干妈本人,我也仅是见过老干妈本人四次。”作为土生土长的云关村人,一名云关村村委会人士表示。其还表示,虽然老干妈厂区在云关村,但有关老干妈的事,村里知晓的并不多,需和上级政府对接。

年届70岁的陶华碧一向低调,自2008年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之后,陶华碧经常在全国“两会”召开时被媒体“围追堵截”。

然而,2016年全国“两会”,作为贵州团人大代表的陶华碧,因身体原因请假,未前往北京参加全国人代会。

2月28日,“老干妈”陶华碧的助理刘涛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因身体原因,陶华碧今年仍不前往北京参加两会。“今年两会也是因为颈椎、肩椎问题,(她)不去了,准备请假。”

其最近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还是在去年9月贵州省第十二届人代会第四次会议上,陶华碧以在黔全国人大代表身份列席会议。

新京报记者在采访期间,也未能见到陶华碧本人。其助理刘涛则在电话中对记者表示,“颈椎、肩椎问题都是陶总创业时候留下的毛病,现在需要经常理疗,近期不在贵阳,在昆明。”

【退居二线】 大儿子管销售小儿子管生产

不仅是少有外出活动,在老干妈内部公司经营管理上,陶华碧也已经放权。“陶总已经不怎么参与公司的管理,只是在重大问题上做决策,公司日常经营,主要就是他两个儿子负责。”南明老干妈一名行政岗位职工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